听完游松的这一番话,我的心头一暖,的确,游松是变了,但是他的内心,却是一点都没有变。

    他这句话说出来绝对不是刻意在奉承我,而是出自内心。

    “宇哥,别感动了,当年要不是你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我也不会有今天。”游松说话的时候,不由得抓进了韩凤的手:“不然,凤姐永远也是我高攀不上的凤凰。”

    “现在你就攀得上了?”韩凤瞪了游松一眼。

    在韩凤的面前,纵然游松如今已经是一名十分出色的特种兵,不过他那一股傻气,也只有在韩凤面前才能够保留。

    “凤姐,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女皇。”

    我和佐龙差点都吐了,这个昔日不善言谈的卷毛,居然也学会了说笑。

    “春子他?”

    “死了。”如今,我或许已经能够正式的去面对春子的死亡,不过在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忍不住一阵抽搐。

    “不过,很快,我们就能够替他报仇。”

    “特种兵、雇佣兵、顶级杀手加上我们这一群昔日在三中无法无天的超级变态,就不信灭不了一个公子,而且,我们的背后,还有孙峰那一大堆上头派遣下来的猛人,与天斗、与地斗但是绝不能够与国家斗,公子是盛世的人,盛世犯了大忌,覆灭,是迟早的事情。”

    “先不说这些了,阿宇,想好一会要怎么做了吗?”一旁的佐龙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如实的回答。

    “要不然,等会我们直接把车开进婚礼现场,然后下去抢了就走人,孙家的势力虽然大,但是一时半会也召集不出什么牛逼的力量,我们这些人对付那些维持秩序的保安,绰绰有余。”

    “只是,这件事情肯定会闹出很大的动静,到时候可能会很难善后。”

    “管他的,到时候只要宇哥一成,我就把他们安排到我们那里,孙张两家再怎么牛逼,总不敢与我们这群军人硬来吧,现成那一批新运来的装备还没有试试感觉呢,他们要是不怕死,就来。”

    我内心一阵风起云涌,怎么越发的感觉这些家伙说话做事越无法无天了呢?我原本以为他们是成熟了,稳重了,但是在这个时候看起来,他们一点都没变,反而变得更加的无法无天。

    不过,他们的意气用事,他们的无法无天,也只是因为要帮助我去抢回嫂子,换做其他人,他们肯定懒得动半个手指头。

    七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风驰电掣的开向张家总部,那是一片占地面积非常大的高尔夫球场,张玮与孙蔚的婚礼是露天式,绿色的草坪上摆着上酒席、花柱以及被精心搭建的婚礼台。

    孙张两家联姻本事一件足以轰动整个里奥市的大事件,不过在这特殊的时刻,两家都选择低调做事,并没有像以往大摆筵席,也没有允许任何一个记者进来,请的都是两家的内亲高层以及一些主要的朋友客人。

    事实上,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张家的人,孙家在经过那一场变故之后,如今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孙家的落败早已经成了定局,虽然那一晚张家出兵强行将公子他们赶出了孙家,让孙蔚重回家主之位,不过如今的孙家风雨飘摇,如果没有张家的帮助,随时都有可能瓦解。

    我干出这种结亲的事情,或许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但是此时的我早已经是不顾一切,我的确不是什么圣母,凭什么要葬送自己的幸福去成全那所谓的大义,我要与孙蔚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虽然有点冷,但是丝毫不影响这高朋满座的宾客心情,整个氛围都显得十分的和谐温暖。

    奏乐、新郎新娘入场,婚礼正式开始。

    太子张玮本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大帅哥,穿上白色西服的他更像是一名从童话里面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他手中持着一束很鲜艳的花朵,面带微笑的站在婚礼台上,等待着自己的新娘入场。

    婚礼台下,熊、魔头以及张玮的姐姐如今张家家主九天凤,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笑意,不过有心人可以看出,熊和九天凤脸上的笑容全都是发自内心,而身上依旧打着绷带的魔头,脸上的笑容却显得非常的不自然、。

    以前在三中的时候,孙蔚和魔头说过,如果以后他们有一个先结婚了,一定要让另外一个来当她的伴娘,不过今天这一场婚礼,先不说魔头的身体条件并不能来当伴娘,就算她没有受伤,她也不愿意去做,因为,她不想亲手带着自己最好的姐妹,最好的闺蜜走进婚姻的坟墓,那是真正的坟墓,她心头知道,今天的新娘,并没有脸上说浮现出的那样的幸福,一切的幸福和甜蜜,都是在迫于无奈之下装出来的。

    当婚礼正式开始的时候,孙蔚挽着一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老人的手,慢慢地走进了婚礼现场,那位老人是孙家除孙家各大长老之外,另外一名他姓的高层,如今孙家算是家破人亡,孙蔚没了父母、没了哥哥甚至连孙云雨这些护着他叔叔辈也都下了黄泉,自己的婚礼,居然找不出一个娘家人,那真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今天的孙蔚非常的漂亮,比那童话里面的白雪公主还要漂亮,她穿着婚纱的样子活脱脱的仙女下凡,不过,在这个婚礼的现场,并没有一个她想穿给他看的那个男人。

    她的脸上洋溢着很浓的笑容,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笑的很真,但是在那一双看似炯炯有神,却早已经黯淡无光的眼神之中可以察觉,她此时的心,在滴血。

    在两面各种新鲜花瓣的抛洒下,孙蔚挽着这位与她并不是很熟的老人的手,一步一步走上t台,对面的张玮捧着花,面带微笑的朝着她走来。

    他牵着她的手,给那个并不是怎么熟的老人鞠了一躬,然后犹如天上下凡的金童玉女,一路迎着周围宾客的祝福,并肩走向前面的婚礼台。

    两人都面带微笑的朝着四处的宾客挥手示意,不过没有人发现,孙蔚在看向周围宾客的时候,其实是在朝着四处角落寻找着什么。

    她在寻找那一个与她经历了太多风雨的男人,与她之间有太多的情愫纠葛的男人,那个就算她已经嫁为人妻,却永远也放不下,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男人。

    她在寻找,寻找着他现在是不是就隐藏在婚礼现场的某一个角落,悄悄的祝福着她新婚快乐。

    她甚至在期待,期待在这关键的时候,那个男人会不会挺身而出,然后冲上婚礼台拉着她的手说:“小蔚,我不允许你嫁给张玮,我要你嫁给我?”

    直到孙蔚被张玮牵着走上了婚礼台,她才终于回到了现实,那个男人,或许是不会再出现了。

    上次在孙家,他不顾一切、不顾性命的从孙家的鬼楼里面把她救了出来,然后安慰她说,好好的睡一觉吧,当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就会看到我出现在你的面前,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那是他们久别之后的第一次相认,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却是她在承受了如此多之后觉得最幸福的几分钟,但是几分钟之后,他为了替自己的兄弟报仇,亲自把她交给了另一个他。

    这算是背叛么?孙蔚不知道,或许是他背叛了她,又或许是她背叛了他!

    当孙蔚真正走上婚礼台的那一刹那,她才发现,眼泪早就流出了她的眼眶,湿了她的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