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声音,原本嚣张得不得了的小光头瞬间安静了下来,看样子他非常的听这个声音的主人的话。

    而与此同时,整个酒吧噤若寒蝉,就连刚才已经下了决心要好好收拾这小光头一番的神话杨诩,也是在这个时候愣了一下。

    “神话,这么长时间没见,你的霸气还是让人佩服不已,我以为我身上的王霸之气已经很浓了,但是和你一比,还是逊色不少啊。”

    门外走进来了两个打扮和小光头差不多的男子,凡是曾经在三中待过的学生不可能不认识他们俩。

    佐龙和王闯。

    当所有人转过头,看向门口站着的佐龙和王闯二人的时候,沉默,长达足足有半分钟的沉默。

    最后,佐龙扬头看向了我这边,脸上依旧挂着那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喂,傻逼,真以为你换了一身皮,就可以不认我们了?”

    “兄弟!”

    我的情绪终究还是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没有那电影里面热泪盈眶的场面,我慢慢的走向他们,与佐龙和王闯来了一个重重的拥抱。

    “你的事情,我们已经通过孙锋和朱照正,全部了解了,现在,我们回来了。”

    佐龙只是简单的和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便没有再说太多,他依旧将一头长发束于脑后故乱的扎起来,王闯也永远是那标志性的运动头带,不过这一年的时间内,这两人也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反正两人的身上都布满了一种沧桑与霸气的气息,他们再也不是曾经在三中小打小老的混混头子,现在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压抑感觉。

    “神话,赵胜,魔头...”佐龙一一和他们打招呼,王闯也是一一表示友好的微笑,最后佐龙走到了那小光头的面前,重重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妈的卤蛋,还不快点把你那破玩意收起来。”

    卤蛋这家伙是一个人来疯,那变脸变得可比翻书快多了,刚才还一身嚣张跋扈气焰的他瞬间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他用着那一双并不算大的双眼眯着看向在场所有人,然后咧嘴一笑:“大家好啊。”

    佐龙一把勾过了小光头的脖子,对着大家介绍道:“他叫王智跃,是我和王闯在组织里面认识的兄弟,你们看到他这光头没有?可以叫他卤蛋。”

    听到卤蛋这个妖异的绰号,我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王智跃很是不高兴的在自己的光头上摸了两把,说道:“别听佐龙这傻逼乱说,在那边他们都叫我大跃,不过你们也可以叫我大跃哥。”

    “走,喝酒!”

    我一把拉住了佐龙和王闯他们,还有这个活宝一般的卤蛋,第一时间去了久兴酒楼。

    酒桌之上,我简单的了解了一些关于佐龙和王闯他们这一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现实版的“我的雇佣兵生涯。”

    如今不管是佐龙,还是王闯,又或者旁边这个刚认识不久却和我们和得好像是几十年的亲兄弟一样的卤蛋,如今在战乱国那边,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超级雇佣兵,比起之前的单刀冥和铁手圣军,又或者那牛的一逼的独臂或者绿姬他们,完全有过之而不及。

    更重要的是,佐龙他们待的组织同样是四绝门中的一脉,而我的哥哥谢天涯,正是他们组织中的第一高手,据佐龙和王闯说,因为这次事情太大,我哥谢天涯已经在组织内部获得了回国的批准,不出三天,他就能够回来帮我们。

    想起我那个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却强的骇人听闻,在雇佣兵届被称为刀神的大哥居然会回国帮我,我的心头难免会异常的兴奋,有他在,原本以为前途暗淡无光的我再一次看到了一条通天大道。

    最后,我们将事情说到了正事之上,魔头虽然受了很重的伤,但并没有打算去医院疗养,在我派出单刀冥保护她的情况下,她连夜赶往了张家,希望能够说服太子张玮出手帮助孙家渡过这一次难关。

    与此同时,我心头一直非常的担心孙蔚,迫不及待的想把孙蔚从假孙煌也就是公子他们的手中给救出来,不过无奈如今孙蔚生死不明,我根本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佐龙一口干掉了口中的白酒,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蔚是我们的弟媳妇,阿宇你放心,只要有我们在,公子就一定伤不了小蔚的一根毫毛。”

    提到公子,佐龙早已经不再是一年前老鼠见到猫那样的感觉,如今的佐龙在提到公子的时候表现得非常的淡定,好像那个曾经在他心中仿佛魔鬼一样的人物,如今在他的内心再也激荡不起太多的波澜。

    我的心也稍微的平定了一些,说道:“有什么好一点的办法没有?”

    “阿宇,虽然我们没有与公子硬拼的能力,尽管他们现在在孙家的根基还不稳,但也绝对不是我们这一点人能够去与之抗衡的,但是我们有把握查出孙蔚的下落,然后把她给救出来。”

    “怎么做?”我的眼神里面,瞬间闪烁着精光。

    “卤蛋在中东那边是一名非常出色的侦查先锋,我们组织许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都是卤蛋事先去侦查情报的,你信不信卤蛋有悄悄进入一个小国元首枕头前撒一泼尿,然后在毫无声息间潜伏出来的本事?”

    我直接被佐龙的这句话给吓住了,一个国家的元首,他睡觉的地方那得有多少重兵把守?这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厉害的卤蛋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本事,那怎么能够让人不诧异。

    卤蛋笑了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一个月前在金三角执行过一次任务,一支由两千人组成,武装到牙齿的武装军队,我一个人,一晚上的时间,潜入了他们的总部,直接干掉了他们的将军,你说牛逼不?”

    “牛逼。”这一次,不止是我,就连一旁的杨诩和子弹头他们也不约而同的对这个卤蛋竖起了大拇指。

    “兄弟,嫂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这人从不说大话,那个什么jb毛公子我的确没有干掉他的能力,因为我听说四绝门中的骨灰级人物生死丧钟好像也被他给请来了,那可是和我们的头谢天涯一个级别的变态级人物,我搞不定,而且为了安全起见,我也不敢说一个人把嫂子给救出来,毕竟我死了没事,要是对方发现了嫂子误伤了她,我就成千古罪人了。”

    “但是,我可以保证,一晚上的时间,我一个人,绝对帮你查出嫂子到底是死是活,有没有受伤,被关在哪里,以及我们第二次行动的具体规划路线以及最实际的逃跑路线!”

    别看卤蛋这人性格有些玩世不恭,脾气也臭,但是说起话做起事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有把握、什么没把握,他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话不要说太满,凡事留三分这一点他做的很到位,也让人听起来觉得不浮夸,值得信。

    我点了点头,第一时间开了一瓶酒,然后拿过两个杯子倒满,自己留了一杯,另外一杯用双手递到了卤蛋的手上,说道:“兄弟,孙蔚是我的命根子,她要是死了,我就全身绑着炸弹去孙家总部与公子同归于尽,不开玩笑,我媳妇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