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我的一声令下,我身后那几百兄弟全部都沸腾了,他们举起手中的家伙,开始风风火火的朝着街道的另外一边冲去。

    这条街道几百米长,从中间的热浪酒吧分界,前面是东纶的地盘,后面半条街则是九头鸟的地盘。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热浪酒吧的时候,街道的最后面,东纶已经带着人朝着那边的娱乐场所冲了进去。

    “赵胜,热浪就交给你了。”我吩咐一声,指着热浪的门口对着赵胜说道。

    “跟我走。”

    赵胜没有半句的闲话,第一个带头冲进了热浪,紧接着他身后有三十多人也跟着他冲了进去,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面便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打砸的声音。

    “剩下的,跟我来。”

    一路走进平民区的后方,我根据事先的安排,分别让身后的人陆续进入九头鸟所罩的其他场子,开始进行疯狂的血洗。

    最后,我的身后只剩下三壮子和许波带领的七八十人,走进了一间名叫“嗨翻天”的大型娱乐城。

    嗨翻天娱乐城算得上是整个平民区最大的一间娱乐会所,一共两层,第一层是游戏厅、台球室以及溜冰场和网吧组合而成,第二层则是一个开放性的ktv会所。

    这里算得上是九头鸟的场子中最大的一个,平时九头鸟的手下也最喜欢聚集在这里,包括九头鸟,在这间娱乐会所里面也有一间专门的包房。

    不过九头鸟昨晚让丧飞他们偷袭我和东纶失败,今天已经跑路了,要不然老子今天非要在这“嗨翻天”里面拔了他的一层皮。

    当我们进来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不管是游戏厅还是网吧,几乎都是爆满,我与三壮子他们吩咐了一句,自个带领着许波等四十人朝着ktv的二楼走去。

    刚走到一半的楼梯,楼下便有一声惨叫传来,三壮子一刀砍翻了楼下的一名专门给玩赌机的人上分的服务员,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楼下便陷入一阵混乱之中。

    “给老子砸。”

    三壮子大吼一声,手中的砍刀嘭的一声砸在了面前那一台捕鱼机器上面,紧接着他身后的那些兄弟也都像是吃了伟哥一样,开始对着周围的游戏厅或者赌机、电脑一通乱砸,而这个时候,楼下一些青年在慌乱中抽出了家伙,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便被三壮子他们给砍翻在了地上。

    这就是我需要的效果,九头鸟认为我们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他的场子闹事,以为我和东纶在被他偷袭之后也肯定会找机会去偷袭他。

    这家伙自认为自己聪明,以为他这几天藏起来我们就拿他没辙,他还是太小看了我们,他一跑,他手下这些人群龙无首,当然会被我们给打一个措手不及。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带着人来到了二楼,我顺势踢开其中一间包房的大门,里面几名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正抱在一起唱着今天你要嫁给我。

    “你们是谁?”见我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其中一个脖子上带着金项链的学生几乎是指着我的鼻子吼道:“滚出去。”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卡擦一声,这家伙当时就痛的跪在了地上。

    我转过身,一刀砍在了电视屏幕之上,然后指着那边几名吓得不轻的男男女女说道:“你们是不是九头鸟的人?”

    “你、你是单挑王凌天宇?”这个时候,一名美女认出了我:“你还记得我不啊,我是丽丽啊。”

    “丽丽?”我愣了一下,昏暗的灯光下面,我并看不清楚她那张脸,但是却感觉非常的熟悉。

    “我啊,是我啊,你进学校的第一天...”

    丽丽话音刚落,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而这个时候我身后的许波和白易他们则是发出一阵嘿嘿的怪笑,看样子,他们也和这个丽丽挺熟。

    也怪这里奥大学实在是太小了,打个架也能够遇上熟人,我当然记得丽丽是谁,不过在这严肃的场合,我可不能表现出和她很熟的样子。

    “笑个毛,你们滚出去干活。”我第一时间把许波他们后了出去,然后对着丽丽问道:“这几个,是不是九头鸟的人?”

    “不是,是我的客人,与九头鸟没关系!”丽丽这个女人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在这样的情况下并没有表现出有多么的紧张。

    我恩了一声,回答道:“今晚这里打样了,你们最好马上离开。”

    “哦,好、好!”

    于是,我没再继续问难这些人,转身走到了门口,走了两步,我又停了下来,又过去一把扯住了刚才被我掰断手指的那个青年脖子上的金链子,说道:“你他妈弄个假货戴在脖子上装鸡毛?这是给狗戴的。”

    说完,我提着砍刀,朝着门外走去。

    刚走到走廊上面,前方便传来了一阵砍杀的声音,许波和白易他们终于和九头鸟的人对上了。

    对面的走廊上,出现二十多个手中提着甩棍的青年,带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丧飞。老五一起偷袭我的光头佬。

    我知道光头佬是九头鸟手下的一员悍将,所以这个“嗨翻天”娱乐城由他来罩也是在情理之中。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光头佬叫做什么名字,但是不难看出,他绝对是一个拥有着强悍实力的家伙。

    我们的突然进攻肯定给光头佬他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他一点都不显得惊慌,面对我们这边几乎一倍的人数,他以及他身后的那二十多名手下也是一点都不着急。

    凭借手中的一条甩棍,硬是将许波和白易他们接近五十人打得连连后退。

    在这狭窄的巷道里面,光头佬更是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当我从包房走出来的时候,白易已经被光头佬给打晕在了地上,而白易手中的刀也被他给夺了过去。

    别看只是学生,这些家伙一个个可比真正的江湖中人出手还要猛,当光头佬一刀劈在许波手中的刀上的时候,巨大的力道直接将许波手中的刀给砍飞了,光头佬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一刀便在许波的胸膛上豁开了一条口子。

    他身后的那些手下也是猛地不得了,在那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下,居然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把我们这边的人打的溃不成军。

    很快,我们这边的人便被光头佬他们逼的连连后退,此时已经退到了我旁边的楼梯口。

    “哈哈,你们这群大一的小逼崽子,就凭你们也想来爷爷这里闹事,真是找死!”

    光头佬的血性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被激发了起来,如果不是许波机灵,闪的快,我可以肯定他现在已经被这光头佬砍成残废了。

    我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当光头佬一刀劈向许波脖子的时候,我一把将许波给拉了过来,顺势一刀挡住了光头佬手中的砍刀。

    “你没事吧小子。”我对着许波问道。

    “没事!”许波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依旧挂着浓浓的惊恐之色。

    “我倒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见到是我,光头佬的脸上浮现出了狰狞之色:“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你有资格像这样和我说话吗?”我哼了一声,对着光头佬说道。

    “别以为你收了东纶就能够与九哥平起平坐了,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过门槛还卡蛋的垃圾!”

    “呵呵!”

    “凌天宇,今天让你像狗一样从这里爬着出去。”

    “是吗是吗?”我握紧了手中的刀,朝前一步,顺势砍翻了光头佬的两名手下,光头佬叫了一声,挥着手中的刀朝着我劈了过来。

    “宇哥小心,他的刀很快。”我身都的许波第一时间提醒着我。

    “快?”我冷笑一声:“快的过我的迷踪九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