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头鸟?

    我愣了一下,脑海里面瞬间浮现出这样一个名号,九头鸟,与东纶齐名的平民区两大霸主之一,从进入里奥大学开始,我就时常听到关于他的传说,但是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我不知道他突然找我是个什么意思。

    “跟我们走一趟吧。”

    作为九头鸟的手下,这些人都显得有些飞扬跋扈,我和九头鸟没有恩怨,所以,他不可能派人来抓我,所以,应该是让人来请我过去商量些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人的作风,却是让我很不爽。

    说完之后,其中一名青年便来抓我的脖子,俨然是把我当成了他们的犯人。

    “滚开。”

    我转过身,就这样直勾勾的瞪着他,从那个铁笼走出来之后,我身上的气息比起曾经不知道要强大多少,感觉到我这眼神中迸射出来的摄人的寒意,那个家伙下意识的将手从我的肩膀上抽了回去。

    “有你这样请人的么?”我说道。

    那家伙将目光从我的眼神之间移开,没敢说话。

    “他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请跟我来。”

    在这两名男子的带领下,我又一次来到了平民区,在一家名叫热浪的酒吧里面,我见到了九头鸟。

    热浪酒吧是平民区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间酒吧,位于平民区这条街道的中间位置,这里是一个分界线,从进门一直到热浪酒吧,除了像久兴酒楼那种背后有猛人支撑的企业之外,其余的企业几乎都有里奥大学的平民老大在罩,而进门的那一方,几乎有一半都是东纶在罩。

    而从热浪酒吧开始,一直到这条街的最里面,大多数产业则是由九头鸟做主。

    这两位平民区的霸主,在平民区占据接近三分之二的势力,平分秋色,其中这个热浪酒吧,便是这两伙人势力的中分线。

    九条鸟突然说要见我,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不过这家伙的名声在里奥大学不怎么好,向来以狡猾示人,所以,我也不得不提起提高警惕。

    在酒吧二楼一个豪华的包间里面,我见到了九头鸟。

    他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有些香港导演王晶的感觉,特别是有一部叫做《千王之王》赌片中的肥螳螂,非常接近这家伙的外形。

    不过他肯定比王晶要年轻,那肥胖的身材将校服撑得鼓鼓的,最上面两颗纽扣根本就扣不上,此时,他正左拥右抱两名漂亮的学生妹,拿着话筒,正唱着一首广场舞必选的《小苹果》。

    说实话我真不怎么喜欢这首歌,加上这家伙的鬼哭狼嚎,我差点就忍不住冲上去揍他一顿。

    见我进来,九头鸟第一时间朝着我招了招手,让我坐。

    我走进去坐在了沙发上,有一位美女朝着我这边坐了过来,然后将一杯红酒塞到了我的嘴边。

    我也不客气,一口就将那杯中的红酒全部喝了个干净,然后眯着眼看着九头鸟,努了努嘴。

    终于,一首歌唱完,九头鸟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坐了回来,他拍了一下我旁边那名美女的肩膀,这位美女很自觉的坐到了我的另外一边,九头鸟则是坐到了我的旁边。

    “凌天宇兄弟,我想我也不用多做自我介绍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你肯定认识我,我叫九头鸟。”

    “幸会!”

    我笑着朝着九头鸟伸出了手,表示友好。

    “哈哈,幸会幸会,很高兴认识你,兄弟!”

    “呵呵。”我笑了笑,也不想与这家伙客套什么,直接切入主题:“不知道九头鸟大哥这突然把我叫来,是因为什么事情?”

    “嗨,先不谈事情,喝酒。”九头鸟递了一杯酒给我:“其实也没啥大事,这些日子听了不少关于凌天宇兄弟的传闻,特别是开学那阵,兄弟你一个人在久兴酒楼单挑三十六名大一届的班级老大,那等意气风发,真是让我佩服不已啊。”

    “那个时候做哥哥的就想见一见你这样一个英雄级的人物,不过很可惜啊,正当我要找你的时候,你却突然失踪了,你说现在你又回来了,我能不找你么。”

    “呵呵。”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凌天宇小兄弟,我九头鸟就喜欢有魄力,有实力的人,我喜欢你,来,干一个!”

    九头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我也没矫情,又与他碰了一杯。

    酒过三巡之后,我终于还是坐不住了,看着那边躺在沙发上享受着一名美女按摩的九头鸟说道:“九哥,现在酒也喝了,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请,你就说吧,不说我可就走了。”

    说完,我起身,就要朝着包房的门口走去。

    “兄弟别急啊。”

    九头鸟站了起来,然后搂着我的肩膀走到了窗户的位置,在这里,可以看到下方一整条街道。

    “兄弟你看。”九头鸟指着下方的那条街道说道:“这条街道,是里奥大学整个平民区的荣誉,只要掌握了这整条街道,便是整个平民区当之无愧的王者。”

    我不明白九头鸟这一番多此一举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眯着眼睛看着他,等待着他接下来到底想说些什么。

    “一年前,我差一点就把整个平民区统一了。”

    “呵呵。”我继续挤出僵硬的笑容:“九哥你的确挺让人佩服的,能够成为平民区两大霸主之一,兄弟的确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够啊,还不够。”

    九头鸟顿时感慨起来:“兄弟你知道不,就在一年前,我只差一步,就可以统一整个平民区,但是就在那最关键的时候,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他妈的突然杀出来了一个单挑王。”

    说到这里,九头鸟的情绪明显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东纶,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不仅他是疯子,他手下的每一个人都是疯子,那个丧飞你已经见识过了吧,他妈的,全都是疯子。”

    我不知道九头鸟为啥会突然变得这么激动,我甚至看到他的眼眶都有些红了。

    “原本,我可以用两年的时间,彻底的把平民区给统一了,然后等我大四毕业,我便可以理所当然的进入三大家族内部,跟着盛总,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但是那个东纶把我原先的一切梦想都给打碎了,他抢了我的地盘,打碎了我原本在盛总心中的完美地位,致使我在盛总那边的地位一落千丈,让我成为一个始终不能成大器的小角色,我他妈恨呐,恨透了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战斗狂。”

    九头鸟越来越激动,这个时候他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一旁窗子的边缘,额头上的青筋直爆,他转过头,用着那通红的双眼看着我,突然又笑了,笑的很狰狞。

    “兄弟,我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你居然出现了。”九头鸟就好像是在溺水的时候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又一次抓住了我的肩膀:“兄弟,我知道你一定能够帮我重新夺回平民区霸主的地位。”

    我愣了一下,搞半天,这家伙的狐狸尾巴终于还是露出来了,我是看出来了,他是想利用我,干掉东纶,然后成就他自己在平民区的霸业。

    九头鸟,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靠山,但是,我的目标,可也是平民区的霸主啊。

    我不动声色,就这样看着九头鸟问道:“你想怎么做?”

    “我们合作。”

    我心头一笑,合作?妈的是想老子跟着他混吧,但我依旧没有表露出来:“怎么合作?”

    “一个星期后,帮我干掉东纶。”

    说道这里,九头鸟的脸上瞬间凶光毕露:“我的意思是,帮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