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宇!”

    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如此的排斥这个名字,排斥这样的身份,在见到孙蔚之前我或许还不觉得,但是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我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面的我,好像这个人已经不是真实的我!

    我甚至在怀疑,那天在船上被海盗打死的到底是不是我自己,反而是凌天宇活了下来。

    我看到孙蔚,我不敢去与她相认,自从她离开之后,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她,那是我最爱的女人,尽管我心里明白,她现在一定恨我恨得入骨。

    魔头和大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同样不能够与他们相认,因为我很清楚他们现在的身份,王族!我一个刚来里奥大学上学的平民学生,哪里有资格去拦王族,就算是我在大帝他们面前拍着胸脯说我是谢宇,但是有人会信吗?

    可能所有人都会把我当成傻逼,然后狠狠的教训我一顿吧。

    “你现在能够体会到我的心情了吧?”赵胜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待见我那老鬼父亲的原因。”

    “呵呵!|我苦笑一声。

    这个时候,赵胜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然后他把手机放到了我的手中:“这里面是孙锋给我发过来的资料,关于孙蔚的资料!”

    我翻开手机上的信息,当看到上面孙蔚的资料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孙蔚,孙家上任家主的亲孙女,一年前里奥大学帝皇的孙煌的亲妹妹!

    孙蔚从九龙市回到里奥市的时候,孙煌已经失踪了,如今孙家年轻一代乱的不得了,加上孙家现任家主退位已经等不了多长时间,所以,年轻一代都在争这个家主的位置,与其说是年轻一代在争,倒不如说是年轻一代背后的派别在争,每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都会由无数的派别组成,而像孙家这种家族,派别更是多如牛毛,就好像有的国家有许多党派一样,只要这个党派的领导人当上了这个国家的总统,那么这个党派就会瞬间成为这个国家的第一大党!

    孙煌这一脉,向来是孙家最有实力竞争孙家家主的,不过因为一年前孙煌的失踪,他这一脉实力得到极大程度的削弱,因此,这一脉背后的人把目标放在了孙煌的亲妹妹孙蔚的身上,意图利用孙蔚,来争夺这家主的位置。

    三大家族的家主并没有规定必须是男人,有能者居之,这也是三大家族开明的一面,就好比张家,家主就是一个年级不到四十岁的女强人,张凤--九天凤!

    所以,孙蔚被安排到了里奥大学,这里,是三大家族年轻一代的聚集地,只有在这里展露头角,才能够替自己在三大家族中带来声望,那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支持你做这个家主。

    所以,孙蔚是三大家族孙家中的直系,地位远比其他嫡系王族的地位高,就算才来这里奥大学不久,在这里也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虽然还比不上太子张玮或者韩盛这种站在最顶尖的存在,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现在我和孙蔚比起来,那完全就是雄狮和蚂蚁的区别,孙蔚是雄狮,我就是那只蚂蚁,一只蚂蚁妄想去拦一头雄狮的路,然后告诉她其实我也是狮子,这可能吗?完全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然后低吼了一声。

    “走、喝酒!”

    回到大厅,外面又恢复到了一开始的正常,孙蔚虽然仅仅是带着她的人从这里路过,但是在她去了二楼之后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内,整个大厅到处都是在议论孙蔚的声音。

    这些声音所说的虽然各不相同,但是无疑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崇拜,对孙蔚无以伦比的存在。

    用里奥大学的大姐头来形容孙蔚,那一点都不为过,因为根据孙锋发过来的资料可见,放眼整个里奥大学,除了太子张玮和韩盛之外,还真找不出第三伙人,有资格与孙蔚相提并论,就算是孙家有意与孙蔚一脉争家主之位的旁系,也因为孙蔚是孙煌亲妹妹的这一关系,被孙蔚一脉给压制的死死的。

    再次回到饭桌上,我的心情是阴郁的,不是那么的好!

    我开始喝酒,不停的喝酒,我想我喝到烂醉如泥,就能够忘掉这一切的烦恼了吧。

    白易和许波他们也不知道我为啥突然这么想喝酒,但是他们也都没有问什么,一个劲的陪着我喝,这两个家伙的酒量不错,非常的不错,居然一连和我吹了有接近十瓶。

    十瓶啤酒,差不多是我的量,我以为我这个时候差不多该醉了,但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老子根本喝不醉。

    直到白易和许波都趴下了,后来连赵胜和我们的辅导员也趴在了,再到后来,我们这一桌所有人都趴下了,只有我一个人,依旧在喝着。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喝了多少,反正白的啤的一直在往着嘴里面灌,但是我就是喝不醉,倒是接二连三的去了好几趟厕所。

    当我第六次从厕所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我那一桌坐着几个我不认识的青年,他们一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脸上的表情也带着有些不善。

    我以为我走错了桌,但是却被其中一个皮肤有些黑的青年给拉了过来。

    “小子,你挺能喝?”

    这个声音带着浓浓的北方味,听起来应该是东北一带的,我心情本就不是很好,加上喝了这么多酒,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借酒消愁愁更愁。”的那一句话的含义。

    所以,我压根就不想理会这个家伙,自个拿起一瓶啤酒,又一骨碌灌进了嘴里。

    那家伙可能是面子有些挂不住,也抓起了一旁的啤酒一口气吹了,我当时也没想太多,不知道这家伙是哪根筋不对,没事干嘛来找我的茬?也正是这伙北方人的出现,在我进入里奥市的第一天,给我营造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个在里奥大学一战成名的机会。

    后来我才知道,这伙子人是机电一体系的学生,这个皮肤黝黑的家伙叫做三壮子,名字是有点土,但这并不是主要。

    主要的是三壮子这个家伙是机电一体系的老大,当然,我们学校的机电一体系只有一个班,一共四十多人!

    三壮子好面子,刚来学校不就就谈了一个女朋友,他女朋友是一个十分崇尚强者的人,所以,尽管三壮子长得比较寒碜,但是他女朋友依旧愿意和他谈念爱,不为别的,就因为开学的时候三壮子能够凭一己之力在他们机电一体系称王,他是强者。

    而且三壮子是北方人,喝酒厉害,所以吃饭的时候,他喜欢用喝酒这种方式在他女朋友的面前展现出男人的一面,今天也不例外。

    本来三壮子一个人在刚才就干了八瓶啤酒已经让他的女朋友很兴奋了,他甚至琢磨着今晚去开房的机会到了,不过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他女朋友突然注意到了这边怎么喝都喝不醉的我?

    我的霸气,我的魅力,我那喝酒当喝水,喝死当睡着的劲头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三壮子的女朋友,以至于从我开喝一直到现在,他女朋友就一直像是犯了花痴一样盯着我,就差没有当场找三壮子分手,然后来找我表白了。

    这一幕引起了三壮子的注意,继而转变到了不爽,他呼哧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带着他的手下走到了我们的这一桌。

    三壮子是实诚人,也是一个狠人,他要用自己的实力来对我展开挑战,找回属于自己的尊严,属于自己在他女朋友面前的尊严。

    他要告诉她的女朋友,我不如他三壮子有魄力。

    不过我认为,三壮子的这一举动,归根结底是想骗他的女朋友今晚出去开房,其他的都是扯淡,不过无论如何,三壮子今天找上了我,他要挑战我,捍卫他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