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这个世界很小,也非常的神奇,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够用正常的思维来解释,有一种看不着摸不到的东西叫做缘分,它能够神奇的将天各一方的许多人莫名其妙的联系在一起,就好像现在的我和那个红衣服一样。

    我与红衣服只见过一次面,就是上次在野人坡佐龙和王闯他们被带走的时候,那时候的我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个红衣服其实和我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先前单刀冥就给我讲过关于他和天涯的事情,天涯的刀出神入化,连单刀冥那样的高手也没有资格让他出刀,那时候我就有想过要见那位传说中的刀神一面,却没有想到,我与他,早就有过一面之缘。

    而今天,这个家伙又出现了,而且还想带走我的父母,看起来,他和我父母的关系,也不一般。

    我脑子里面混乱的很,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现实,总感觉这一切太过诡异了。

    而这个时候,单刀冥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癫狂,我能够体会他现在的心情,自从上次败给了这个天涯之后,单刀冥一直都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这些年来他没日没夜都在苦练自己的刀法,目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在再与天涯一战。

    或许就连单刀冥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和天涯再次见面的时候,居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天涯明显已经认出了单刀冥,他脸上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对着单刀冥说道:“长毛怪,好久不见。”

    “天涯,再战一场。”

    没有太多的言语,仅仅有的是那再次见面之后的热血澎湃,单刀冥挥动手中那柄奇形怪状的寒刀,二话不说便朝着天涯冲了上去。

    天涯也不矫情,瞬间从腰间抽出了那一柄其貌不扬的短刀,一时间刀光剑影,到处都是响不绝耳的金属碰撞声,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致,夜色之下,就好像是两道闪电在不断的飞舞。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两人几乎都挥动了过百刀,而在这一刹那,一声枪声响起,天涯手中的那把刀里面突然射出了一颗子弹。

    单刀冥一个侧身,将寒刀一甩,居然一刀劈在了那颗子弹之上,我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单刀冥的真正能力,寒刀改变了子弹的轨迹,让其飞射到了不远处的沙滩上。

    这一瞬间,两人几乎同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们俩就这样保持着四五米的距离,单刀冥提着刀,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也是不停的冒着汗珠,天涯则是一脸轻松的站在那里,慢慢的将手中的那把短刀放回到了腰间。

    “几年不见,进步了啊。”

    “少废话。”

    单刀冥咆哮一声,整个人犹如一枚炮弹冲向天涯,几秒钟的时间内便将手中的寒刀挥动了不下于二十次,眼花缭乱,甚至连肉眼都看不出他寒刀挥舞的轨迹。

    不得不承认天涯是一个变态,面对单刀冥这凌厉的攻击,他不慌不忙的后退着,飞速的闪躲着单刀冥手中的刀。

    “出刀吧,天涯。”

    只听见咻的一声,那把背在天涯背后的巨刃突然就被他抽了出来,紧接着是铛的一声,那把加上刀柄在内接近两米长的巨刃被天涯随便的一挥,便轻松的当过了单刀冥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不错,居然能逼我出刀了,但是,你还差得远呐。”

    话音刚落,天涯手中的刀挽出了一轮弯月,我甚至能够看到那刀痕过隙而留下的残影,那感觉就好像是看到游戏中才会出现的惊世骇俗的一幕一样。

    长刀过隙,万物俱灭。

    沙滩上的沙被那柄长刀的刀尖扬起了两米多高,嘭的一声,单刀冥手中那柄寒刀直接被天涯劈飞,然后呈直线刺进了黄沙之中,整个刀刃都没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单刀冥整个人犹如痴傻一般站在原地,两米之外,天涯躬着身子,双手握着那柄巨刃,巨刃的刀尖直指单刀冥的喉咙,只要他在将那把刀朝着前面移动一尺,我可以肯定单刀冥当场就会命丧黄泉。

    这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一幕,在我看来,单刀冥的刀法就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几乎可以用战无不胜来形容。

    不过在看到天涯出刀的时候,我或许猜到他比单刀冥厉害,但是我绝对不会想到他居然会比单刀冥厉害如此之多。

    当他后背的刀真正出鞘的时候,才算得上是天涯真正把单刀冥当成对手,但是现在看来,单刀冥这个对手,在天涯的面前完全可以用不堪一击来形容。

    仅仅一刀,我想那天涯甚至都还没有开始热身,单刀冥就败了,连手中的寒刀也被人家给打到了黄沙里,这到底要拥有多么惊人的力量和速度,才能够挥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一刀,让单刀冥败得如此的果断。

    直到天涯面带邪恶微笑的将那把巨刃收回到了自己的后背之上,单刀冥依然傻傻的愣在了原地,他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像是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一样。

    “输了!”

    单刀冥的语气中写满了失落,说实话认识他这么久,在我的印象中单刀冥一直都是以高大示人,我还真从未有看到过他如此柔弱的一面,我能够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自己苦练这么久的刀法,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与天涯一战,一雪前耻,但是他怎么会想到,对方仅仅一刀,就把他败得体无完肤。

    “长毛,其实你也挺厉害了,这个世界上,能够逼我出刀的绝对不超过两手之数,你不必灰心。”

    单刀冥抽出了那没进黄沙中的寒刀,那被长发遮住的双眼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天涯:“下次在与你一战,绝不会再让你失望!”

    “随时奉陪!”

    天涯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然后转过身,居然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刚才的那一幕的确是太过精彩,一时间居然让我有着一种忘乎所以的感觉,当天涯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猛地纠扯了一下。

    上次在野人坡见到他,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铁面具,而今天,他并没有戴面具,刚才因为天色太黑,我并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不过此时他离我如此之近,他那张犹如刀削一般的脸庞就这样印刻在我的瞳孔之中,而当接触到他那张脸的时候,我的整个瞳孔也是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这个家伙,和我长得好像,真的好像,就好像是三十岁的我一样。

    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我突然想起了当时在野人坡的那一幕。

    天涯带着佐龙离开,天涯问佐龙,说我是不是佐龙的兄弟,当时佐龙说是,那时候天涯说了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他说我也是他的兄弟。

    当时我觉得他这句话很可笑,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看起来,我好像是找到了答案。

    我刚要开口,天涯便打断了我。

    “不错啊,十九年了,居然能够到如此的程度,不过很可惜啊,你遇上了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对手,让你在最辉煌的时候从神坛上跌落下来,差点把你摔得粉身碎骨。“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人生不本就应该这样,有起有落,才会变得精彩吗?”说到这里,天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真好,有我当年的影子。”

    “你、你是...”

    “哈哈,你已经猜到了吧。”天涯哈哈大笑起来:“谢宇,我把父母让给你十九年,如今,也是该你把爸妈还给我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天涯突然收住了笑容,然后用着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说道:“现在,请容许我正式的向你自我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天涯、谢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