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小说网_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_最新小说排行榜 > 都市小说 > 绝对枭雄 > 第二百二十一章:我的雷区
    十八岁,一个青春正好的年龄,绝大多数的人在这个年龄还在学校做祖国的花朵,而我...

    想到这些,我反倒是有些怀念起学校来。

    如今九月一号将至,马上已经到了开学的日子,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孤身一人来到三中,如今一年之后,我居然成为了新区的大佬。

    一年的时间,我仿佛比过去十七年所经历的全部加起来还要精彩,但是这其中的辛酸苦辣,也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真正的去体会。

    开学的时候,我没有再去三中报道,我只是委托了几个手下,到学校去帮我们办理了退学手续,我不敢再去那个地方,那里有太多太多的回忆,见多了,我想我会伤感。

    佐龙、大帝、魔头、刘飞、游松、王闯...好多好多的人,还有我最喜欢的孙蔚,好多好多的事情,每每想到那些,一股无法言喻的思绪就会涌上我的心头。

    所以,我不敢去三中,怕因为伤感影响到了我的情绪,我来到cm酒吧,打算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的心情。

    酒吧一直是许多年轻人最喜欢消磨时光的地方,午夜一到,这弥漫着尼古丁味道与充斥着重低音与美酒的地方无疑是夜生活的首选。

    而真正到了这里,我才发现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嘈杂,我坐在那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角落,喝着啤酒,躺在沙发上用着一种微醉的眼神看着大厅里那些疯狂摇摆着自己身躯的青年。

    有时候我会在想,这些青年有将来吗?都说年轻是革命的本钱,但是我认为,把大好的青春放在这些无谓的激情上面,根本就是一种浪费生命的表现。

    有时候我挺可怜他们的,来这cm酒吧消费的也都不是什么有钱人,或许一些是年轻的上班族,累了倦了,想到这里来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情绪,这也说得过去。但其他大多数都是无业游民,他们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在这里花天酒地,却从不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也不会去思考自己说花的这些钱,是自己父母用汗水艰难的换取来的。

    有时候,我甚至有关掉酒吧这种想法,但是,就算我关门大吉,这世界上这种场子这么多,我又能阻止几家呢?想到这些,我都会觉得自己非常的可笑,我才十八岁,怎么就突然感觉自己变得圣母起来。

    不过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我是绝对不允许我手下的人去碰毒品的,更加不允许有任何人或者任何手下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贩毒,我认为无论我们做哪一行都要有个底线,都要有原则,更重要的是要有良知。

    凡强做了瘾君子这么多年,我深知那毒品的危害,更加的知道这种东西绝对不能碰,沾上了,这一辈子就毁了,而且会万劫不复。

    我没有能力去管凡强,但是我也经常会提醒他要有个度,让他看看他那个身板,是真经不起折腾。

    舞池那边,有两个正疯狂的摇摆着自己身体的青年将自身的荷尔蒙挥发到了极致,当音乐停下来之后,他们都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脸上满是失落,脑袋还依然不停的在摇着。

    这个时候,有一名染着黄毛的青年突然在其中一个青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一前一后朝着酒吧的厕所方向走去。

    我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悄悄的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果然,在酒吧的厕所,我看到了让我非常愤怒的一幕,只见那个黄毛掏出了一包装有各种颜色药丸的塑料袋塞到了对方手中,而对方则是拿出了几张红板递到了那个黄毛的手上,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装作不认识一样走出了厕所。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爆炸了,冲进厕所的我一脚就将那个买药丸的家伙踢飞出去,见状,那个黄毛急忙转身,想逃。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然后哐的一声就撞在了旁边的镜子上,一连撞了三下,撞得这黄毛的脑门血肉模糊。

    “宇哥饶命,饶命!”

    黄毛哭喊着向我求饶,但是我实在是太气了,一连抓着他的脑袋在墙壁上撞了十几下,直到他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我才停下了手。

    这个时候,黄毛像是一条死狗一样爬在地上,而从他的身上掉落出来好几包药丸,气的我又踢了他几脚,这个时候我才看到那破碎的镜子里面千万个我,每一个眼睛里面都布满了血丝,好像一头努急的狼一样。

    听到这边的响动,韩龙第一时间带人跑了过来,看到地上的黄毛和一脸愤怒的我的时候,韩龙的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阿宇。”

    我瞪了韩龙一眼,过去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我重来没有打过自己的兄弟,但是这一次我真是太气了,我指着地上的那几包药丸说道:“韩龙,你他妈给我一个解释。”

    原本莫名其妙被我扇了一个耳光的韩龙还有些不爽,不过当看到地上的东西的时候,他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他走了过去,一把扯住了那家伙的衣领,像是提死狗一样把他给提了起来,同样用着一种愤怒的语气问道:“你他妈是谁?敢在我的地盘卖这种东西。”

    事实上,韩龙对这件事情也毫不知情,而这个黄毛也绝对不是他的手下,不过他这一巴掌挨得也不冤枉,我把酒吧交给了他,三番五申让他看好这里的人,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里碰这种东西,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也是韩龙的失职。

    那黄毛早就吓傻了,一时半会根本说不出个名堂,韩龙一巴掌将他甩在了地上,然后说道:“妈的,先把那个买这东西的家伙给我打成残废,把这个黄毛带到我的办公室里面来。”

    于是,那个买主直接就被韩龙的手下给废了一条手,而那个黄毛,则是被我们一行人带到了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那黄毛蜷缩在墙角,浑身都在发抖,我能够感觉到他此时内心的恐惧,他甚至不敢向我们求饶,因为在我们没允许他说话之前,他每说一句话都会遭到我们的毒打。

    我真是太气了,这绝对是触碰到了我的雷区,我不可能会就此轻易的饶过这个家伙。

    韩龙亲自拿着一条橡胶棍,抽的这个黄毛在地上满地打滚,橡胶辊打人可比钢管还疼,打在身上全是内伤,虽然表面看不到血肉模糊的场景,但是被这样抽一顿,至少得在床上躺两个月。

    终于,韩龙抽累了,将橡胶辊扔到了一边,然后一把提起了这个黄毛的衣领,问道:“是谁让你到我的场子卖这个东西的。”

    黄毛似乎一直都非常担心我们问他这个问题,所以在听韩龙这样问的时候,他的瞳孔本能的一缩,硬是没敢回答半个字。

    我急了,过去就一脚把这黄毛踹翻在了地上,然后拿起了旁边的一个尖钳,直接就把他的指甲从肉里抽了出来,痛的这黄毛脸都白了。

    “快说!”

    说着,我直接又用尖钳对准了他的第二颗指甲,这直接就让黄毛给崩溃了,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让他的内心彻底的崩盘,就算他害怕说出这幕后主使之后会遭来非人的报复,但是在我的铁血手段之下他也不敢隐瞒半个字。

    不过,当黄毛胆战心惊的说出那幕后主使的时候,我整个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不只是我,韩龙也是当场就呆住了。

    因为从黄毛口中得知,派他到cm酒吧卖药丸的居然是韩羽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