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佐龙这样一说,我当时就笑喷了出来,我拍了一下佐龙的肩膀,说道:“兄弟,你开啥玩笑,我和我爸相处都快二十年了,我咋没发现他不是普通人?”

    “难不成你认为他是超人?超人有在街上被几个流氓欺负的么?”

    出奇的,佐龙却是非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阿宇,我没和你开玩笑,你爸给我的感觉,和他太像了。”

    “他?哪个他。”

    佐龙急忙摇头,说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怎么了兄弟,怎么感觉你怪怪的,好吧,既然你对我爸感兴趣,认为他不是普通人,我想我已经大概猜到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其实你的这些猜想在我很小的时候我都有过,但是后来我都一一找到了答案,你以为我爸曾经是混社会的吧?”

    佐龙没有回答,只是这样看着我,笑了笑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你看到了我爸身上的纹身和满身的伤疤,所以你以为他曾经是江湖中人,说得对,我爸曾经的确是江湖中人,但此江湖非比江湖,你也看到了,我爸是街头卖艺的,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在街头卖艺了,他身上的伤疤都是卖艺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至于那些奇怪的纹身,我想是卖艺这一行当特殊的需求吧。”

    “至于你今天下午肯定已经感觉到了我爸其实打架能力挺强的,这么轻松的就把我给推开了,其实你想想,这江湖卖艺的人,哪一个没有一点真功夫呢?”

    佐龙吸了一口烟,却是笑着摇着头说道:“阿宇,你知道我指的并非是这个,你也不用给我装了,我们是兄弟,所以你根本就骗不了我,其实连你自己,都对你爸的过去很怀疑吧,但是你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解释他的过去,所以只能够用这种理由来安慰自己。“

    “呵呵!”

    “阿宇,你爸不简单,绝对不简单,真的,他身上的气息,和他太像了。”

    “哪个他?”我又问了一次。

    这次,佐龙没在闭口不提,而是若有所思的说道,前段时间我在王闯的引荐下去见了一个人,他不是普通人,举手投足间给我的感觉甚至连段天虹和凡强这等家伙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比不过他十分之一,而今天见了你爸,我发现,他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质,和那一类人太像了,纵然叔叔用全力在隐瞒自己,而且想必他已经隐藏了几十年,但有些东西,已经深入到骨髓里面,就算是尽全力去掩饰,也不能够阻挡那一股气息的流露。

    而且,不止是叔叔,就连阿姨,我也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气质同样异于常人,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真正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中豪杰一样。

    我当时就笑了,说佐龙你怎么越说越玄幻了,我妈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家庭主妇,怎么听你说起来像花木兰了。

    佐龙笑了笑,说阿宇我说了这么多你也别见外,只是随感而发罢了,不过作为兄弟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你爸妈真不是普通人,说不定他们真是一对归隐许久的雌雄双煞,有些事情,还是搞清楚要好,说不定某一天事情就来了。

    佐龙这话的确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早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经常会遇上有好些奇奇怪怪的人闯入我家,每到那个时候,我爸妈都会把我藏起来,然后第二天一早,那些人不见了,而我爸妈就搬家了。

    在我的记忆中,我小时候是经常搬家的,搬家到底有多少次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我很清楚的记得,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爸直接就买了一辆房车,开始好几年居无定所的卖艺生活,直到我们来到了九龙市,我们才安稳了下来。

    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奇奇怪怪的人来找我们了,当时我太小,也没太在意,不过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们经常搬家,从我爸的口中说出来是因为街头卖艺的原因,但是如今一想,这太诡异了,包括这次我爸工作调动到了新区,然后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又搬了回来,似乎这一切,都像是刻意在躲避什么。

    不过一直以来我并没有刻意去想这些事情,曾经问过他们一两次,但是他们没说个究竟我也没再问了,今天佐龙突然提起,仿佛一下子又将我的思绪拉回到了当年。

    不过,这又如何呢,就算我爸妈真有一段不同寻常的过去,那又怎么样呢?一切都是过去式了,这些年来我家一直平平安安,我爸妈虽然日子过得苦,但都活的很快乐,这不就够了吗?

    于是,我和佐龙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太多的纠结,在阳台上抽着烟,吹着夜风,双双看着那外面朦胧的圆月。

    “佐龙,你刚才说和王闯一起去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你答应王闯的那个承诺,是不是与这个人有关?”

    和以前一样,每当提到这个问题,佐龙都会敷衍我,这一次他更是直接,脸上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暗淡,说道:“阿宇,事情真到了那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就在我还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我的身后却突然响起了我爸的声音:“两个小家伙,怎么睡不着?在聊什么呢,说出来听听?”

    我吓了一跳,转过头瞪了我爸一眼,说爸你怎么老是这样,走路不带点声音呢。

    我爸哈哈一笑,对着佐龙说道:“你看我这儿子,胆子就是小,这么大人了还怕鬼呢。”

    于是我爸就直接把我小时候的糗事全部给佐龙倒了出来,什么我小时候看了鬼片不敢一个人睡,半夜做噩梦吓得尿裤子之类的,全都被我爸抖了出来,惹得佐龙哈哈大笑,说阿宇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这么怂。

    我郁闷极了,说爸你没事扯这些没用的干什么呢?你这一把年纪了,大晚上出来吹风也不怕犯了风湿病,快点进去睡吧,别冻着了,你这身子骨,哪能与我们这些年轻人比啊。

    但是我爸却一点都不服老,偏说自己的身体好得很,和我们比起来一点也不差。

    于是,在们几个大男人就这样在阳台上抽着烟,聊了许多事情,我爸是个人来疯,唠起嗑来滔滔不绝,没多久就将他这些年的经历,遇上了些什么奇葩的事情络绎不绝的给我们讲了一遍,但是,无论他讲的有多么的全面,却对我出生之前的时期一字不提。

    我们问他,他也总是想方设法的绕过这个话题,搞得连我都非常的怀疑,我爸妈的曾经,是不是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后来,我爸突然问我,说为什么今天下午我突然会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是不是在学校遇上了什么特殊的事情。

    我一惊,当然不敢把孙博给我注射了药品的事情告诉我爸,事实上我都不敢告诉他其实我现在在三中已经是三届之王了,试问天底下又有哪个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学校是一个小混混呢。

    所以,我只能够这样回答,说我看到自己的老子被欺负,变得暴躁那不也是挺正常的事情、就好像小时候又一次,有一个奇怪的家伙来骚扰我妈,你当时差点杀了他一样,后来要不是我哭,你都成杀人犯了,我这还不是遗传的你。

    说道这里,我爸突然就不说话了,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急忙对我爸赔不是,说不是故意提这件事情的。

    “罢了。”

    我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在身上摸了一阵,很快便将一块红色的东西塞到了我的手中:“儿子,把这个拿着,答应你老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够让它离开你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