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酒瓶在胖子的脑门上爆开,玻璃渣子溅了一地,胖子捂着头,大声的嚎叫起来。

    又是那种热血冲天的感觉,我的脑子一下子就被一股热血冲昏,我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胖子的头发,直接就按向了那一盆正沸腾着的火锅上面。

    沸腾的油汤离胖子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蹭蹭的热气迎面扑向胖子的面门,他整个人都傻了,当然反应过来之后,除了惊惶的嚎叫,脸上那豆大的汗珠更是不停的朝着油汤里面滴。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傻了,包括大帝和刘飞,也都是一副懵逼的模样,焦明亮紧皱着眉头,想要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敢开口。

    我不断的用力,强行压着胖子的头一点一点的朝着下面蹭,胖子差一点就崩溃了,直接就大哭起来。

    我一脸的狰狞,然后扫视在场每一个人,看着他们一个个吓傻了的模样,我笑了,哈哈大笑起来,此时的我,连我自己都感觉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疯了。

    “宇哥。”

    终于,焦明亮还是坐不住了,他犹豫了几下之后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似乎想求我放了胖子。

    我一把将胖子的脑袋扯了起来,然后将他推到了一边,胖子全身汗如雨下,一滩肥肉瘫软在墙角,崩溃的大哭。

    一个耳光,重重的被我甩在了焦明亮的脸上,这一次,他没有动,甚至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浑身的棱角瞬间就被我给磨光了,温顺得好似一头绵羊。

    不止是他,一旁的张强在看到焦明亮被我教训的时候,也都是默不作声,一个个的也都不敢看我一眼。

    气氛诡异到了极点,我又一次扯住了焦明亮的衣领,一字一句的说道:“怎么?心里不爽。”

    “没。”焦明亮第一时间摇着头,我能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无限的恐惧。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知道。”

    “知道?”我呵呵一笑,说你肯定不知道,其实你今天什么都没有做错,老子就是单纯的心情不好,想拿你出出气。

    焦明亮愣了一下,慢慢的说道:“只要,宇哥你高兴就好。”

    “我还没高兴呢。”说话的时候,我故意看了一眼那边的胖子。

    焦明亮是个聪明人,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得多,他二话不说,提起旁边的一张椅子就砸在了那个胖子的身上,然后整个人犹如一头疯狗一样不断的在那胖子的身上拳打脚踢,我不喊停,这家伙就根本没有要住手的意思。

    事实上,我也懒得喊停,我将一支烟叼在嘴中,旁边的刘飞第一时间帮我把烟点燃,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好几个烟圈。

    “焦明亮,七天之后,与王宇航决战,争夺高一之王的位置,这段时间我希望你好好思考一下,我对自己的兄弟怎么样,对待敌人怎么样,我想你已经非常清楚了,七天之后,不管你来与否,王宇航我必诛,只是我,希望你不要站错队。”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房,走出包房的那一刹那,我整个人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包房内的毒打依旧在继续,不过,那已经不是我的事情了。

    出来之后,大帝和刘飞都替我捏了一把冷汗,说宇哥你刚才太狠了,吓得我们差点就丢下你跑了,他们那么多人,要真是发起狠来要干我们,那今天我们几个非得爬着出来不可。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帝与刘飞,说道:“别瞎逼逼了,其实我自己也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呢。”

    我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走出包房的那一刹那,我是真的有些吓坏了,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我刚才到底在做些什么,我们只是学生啊,我怎么就能够无缘无故的把人家的脑袋朝着火锅里面蹭呢,要真是把人家给毁了容,那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说不定还得坐牢。

    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难不成真是孙博给我注射了那药物的原因,我心里挺忐忑的,但我始终不相信孙博那胡乱捣鼓出来的药真有那么神奇的效果。

    “宇哥,我现在都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了,你不是一心要辅佐焦明亮做高一的王么,但为何又要对他这么狠?那家伙的确是越来越飞扬跋扈了,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我们,真的是没了他不行,就算他有心要反,我们难不成不应该先给他糖吃,等吃到干掉叶华之后再对付他?”

    “又或者你真有心要把他给废了,那为何不直接一点,找人把他的势力给散了?”

    我努了努嘴,回想起公子给我发的那条信息,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回答道:“焦明亮这个家伙,说实话吧,我是打心底喜欢,我之所以这样做,其实,并不是不对付他,而是真想把他当自己的兄弟,至于他能不能明白我的苦心,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甚至是说给大帝和刘飞听的:“顺我者猖,逆我者、死。”

    说实话,连我都不知道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会让人如此的心惊胆寒,一时间,我能够很清晰的看到刘飞和大帝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大帝还好点,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刘飞则是直接对我说道:“宇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可最清楚了,现在我都害怕与你一间宿舍了,万一哪天你发了疯,趁我睡觉的时候把我的脸也往火盆里面蹭怎么办啊?”

    我哈哈一笑,说你放心吧,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也是把你的脸朝着粪坑里面蹭。

    其实此时在我的内心,是完全笑不出来的,因为我越发的觉得,自己与那个从未露面的公子,越来越像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居然是孙策打来的。

    我很奇怪这个家伙为啥会突然给我打电话,于是就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问他怎么了。

    电话那头,孙策的声音是带着咆哮的,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谢宇,我在飞鹰网吧,快点给我带人过来,妈的,老子快支持不住了。”

    “啥啊?”我愣了一下,问道:“你他妈能说清楚点不,啥支持不住了?”

    “疯子,我他妈遇上了疯子,哎...现在也说不清楚,快带人过来救我们啊,在不过来,老子连小命都要丢了。”

    “哦。”我疑惑的很,心里总觉得奇怪的很,飞鹰网吧就在我们三中的校门口,在那里上网的都是三中的学生,如今孙策在三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谁敢在网吧找他的岔啊?而且孙策的个人能力也是强的不得了啊,怎么听起来像是穷途末路一样。

    “几号机子?”我问道。

    “厕所,我他妈被人堵厕所了。”

    我一听,更奇怪了,这家伙居然也有被人堵厕所的一天?而且听着那边嘈杂的声音,并不像是他一个人被堵到了厕所,好像他的那些兄弟都和他在一起呢。

    我回了一句马上来,就把电话挂了,一旁的大帝和刘飞急忙问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好像是孙策在飞鹰网吧与人干起来了,然后被堵到了厕所。

    大帝和刘飞都是眉头一皱,和我的想法也差不多,说三中现在除了高三届的叶华,哪有人还敢惹孙策啊,但是叶华如今元气大伤,不可能再冒这个险的。

    “社会上的人?”刘飞第一时间说道。

    “应该是。”

    我打了一个激灵,第一时间说道:“赶快打电话叫人,如果孙策真和社会上的人给干起来了,那麻烦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