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

    我自言自语了一句,没有在理会佐龙和王闯这两个家伙,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王宇航和金乐明的身上。

    这两个家伙的自身能力都是非常强悍的,金乐明作为本市的青少年跆拳道冠军,他打架的方式很有欣赏性,就好像是一场精彩的表演一样,但这看似花哨的动作其实却蕴含着十分强悍的力量,短时间内,三五个人根本无法近他的身。

    王宇航完全就是暴虐形,这个家伙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并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训练,一切的战斗力,全都是靠这些年无数次的战斗累积下来的,虽然毫无章法,但同样是厉害无比。

    终于,这场决战在进行了大概十来分钟之后终于接近了尾声,就目前局面来说,金乐明那面是占优势的,因为除了金乐明之外,他手下的那些练跆拳道的兄弟还有一大半都还保持着战斗力。

    而王宇航那边,除了他和徐超以及三两个人之外,其他的全都是躺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激烈的战斗短暂的停止了一阵,两帮子人都几乎到了极限,金乐明扶着一旁的栏杆,王宇航则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而四周的观众在这个时候也是秉住了呼吸,期待着最精彩一幕的到来。

    这个时候,金乐明那边有人传来了嚣张的笑声,是一个金乐明手下练跆拳道的兄弟发出来的。

    “兄弟们加把劲,我们现在的人数是他们的一倍,那些家伙已经不行了,走,把他们彻底的干掉。”

    说完,金乐明手下的那群兄弟咬着牙,直接就朝着王宇航他们冲了上去,冲上去的时候还不忘对着金乐明说一句:“明哥,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剩下的,根本就不用你出手,我们就足够了。”

    这句话连我听起来都觉得太狂,但此时这帮子人的确有狂的资本,本来也是,大战进行到这里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悬念了,两帮人都是强弩之末,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金乐明的手下的确可以直接把王宇航和徐超那仅仅几个人干趴下。

    面对对方的嚣张,王宇航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也没有站起来,反而是他旁边的徐超以及两个彪悍的青年,在咆哮了一声之后站了起来。

    “米粒之珠,岂敢与日月争辉?”

    徐超不愧被称之为导演,连说话居然都这么有诗意,紧接着他一声咆哮,带着两个兄弟直接就冲进了对面的人群之中。

    一拳,直接砸在了刚才说话那名金乐明手下的面门上,对方惨叫一声,直接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这个时候,我才见识到了这个徐超真正强悍之处,怎么说曾经也是一所初中的王啊,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认输?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局势出现惊天逆转,金乐明那边的手下,在极短的时间内倒了一大半,而徐超等三人,一个都没倒下。

    终于,金乐明稳不住了,他一个箭步向前,飞身一脚直接踢向了徐超,徐超条件反射的用双手一挡,就好像武侠电影中所演的一样,巨大的反冲力让徐超整个人都后退了好几步,最后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金乐明还想对徐超进行攻击,而此时一直坐在一旁抽烟的王宇航终于动了,只见他将手中的烟头朝着前方一弹,整个人犹如猎豹一样冲向金乐明,一拳,直接将高高跳起的金乐明砸飞了出去。

    “金乐明,明年的这个时候,就是你的祭日。”

    王宇航的声音非常的阴沉,骨子里面透露着的那一股血性和狠劲在这个时候全部爆发出来,在他的身上,我瞬间就看到了当年亮亮的身影。

    当年的亮亮,因为有一次得罪了社会上的人,被堵在了学校门口,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亮亮肯定会被那群社会上的人狠狠教训一顿,谁知道这家伙后来仅凭一块板砖,硬是把那群社会上的青年追了三条街。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亮亮在六中一战成名,彻底奠定了六中之王的地位。

    而此时的王宇航,他身上所流露出来的一切,和亮亮根本就是同出一辙,不愧是表兄弟,我可以肯定,他们那一家子亲戚都是猛人。

    当王宇航和金乐明真正对上,便意味着这场大战已经到了最终的巅峰对决,一开始,金乐明还能够利用跆拳道的技巧在王宇航的身上狂殴,而王宇航的打法毫无章法,怎么狠怎么打、怎么准怎么打,虽然开始的时候挨打的较多,但他硬是凭借着身上的那一股血性打乱了金乐明的节奏。

    当金乐明的节奏被打乱,他突然就意识道,那有规所寻的跆拳道,用在王宇航的身上根本就不管用了。

    此时,金乐明也开始乱打了,但他本身强悍之处就是跆拳道,说道乱打,他哪里是王宇航的对手。

    于是,王宇航直接就把金乐明打慌了,到后来,金乐明节节败退,直接被王宇航逼到了墙角。

    金乐明踢出的最后一脚是直接被王宇航给抱住的,电光火石之间,王宇航的拳头径直砸在了金乐明的面门上,这一拳砸得太狠,我亲眼看到王宇航的拳头收回来之后,金乐明整个面门都凹进去了,紧接着在沉默了大概一秒钟的时间,金乐明捂着自己的面门,痛苦的嚎叫起来,继而他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

    王宇航没有再继续为难金乐明,他转过身,径直走向了那边的徐超,而此时,徐超已经彻底的把金乐明的手下干趴下了,徐超早已经是筋疲力尽,他刚要倒下,却被王宇航一把给扶住,两人什么话都没说,相互搀扶着,朝着教学楼处走去。

    这一刹那,全场寂静,胜负已分,但很多人都依旧是意犹未尽,直到段天虹带着训导处的人赶来,依旧是那轰轰烈烈的效果,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原本人声鼎沸的操场瞬间就变得空空荡荡,就连那还躺在地上身负重伤的家伙们,一个个也是跑得不见了踪影。

    最搞笑的是金乐明,刚才他还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面门嚎叫了,这眨眼的功夫已经跑到了校门口,一边跑还一边听他对着自己身后那群同样负了伤的兄弟吼道:“打电话叫救护车,快,鼻梁断了。”

    这一次,我也学聪明了,虽然我们每天早上在黄沙滩上都和段天虹他们待在一起,感情自然也不用说,但不管是我们还是训导处的人,界限都划得十分的明确,在外面,我们可以称兄道弟,但在三中,我们是老鼠、他们是猫,见了他们我们要是不躲着,猫一样会逮着老鼠不放。

    所以,在看到训导处的人过来之后,我第一时间就跑开了,虽然我并没有参加这场战斗,但现在谁不知道训导处的规矩,不管你有没有参与,反正把你逮着了,你就一定是参与了的。

    我一口气跑回到宿舍,在确定训导处的人没有追上来之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第一时间喝了一杯水,见刘飞他们还没有回来,于是就掏出留电话,准备问一下他们那边的情况。

    我刚把电话拿出来,刘飞就打过来了。

    “结果怎么样?”

    电话那头,刘飞的回答没有任何的悬念,他说十分钟前战斗就结束了,张科败了,那家伙直接就给焦明亮跪下了,他手下的那群人有一大半也愿意做焦明亮的兄弟。

    我呵呵一笑,说果然是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不过宇哥,出了点意外,你必须马上过来。”

    刘飞的一句话让我一愣,说啥意外?

    “焦明亮在得知王宇航刚战胜金乐明之后,立马就召集人,准备去干王宇航了,我根本就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