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到公子居然答应的如此爽快,而且他办事效率的确是快到难以想象,他既然给我发了这样一条消息,这便说明,他已经把事情搞定了。

    挂掉电话之后,我和佐龙他们并没有在天台上停留太多的时间,直接就让兄弟们给散了,然后简单的给他们说了一下明天就开始魔鬼训练,三点钟在学校门口集合,于是就没在说些什么。

    这时,很多人都很奇怪我和佐龙口中的魔鬼训练到底是个啥,但是我们肯定不能够把公子的事情告诉他们,所以就在这里卖了一个关子,就算是春子他们问,我们也是只字不提。

    第二天凌晨三点,所有人都准时来到了学校的校门口,没有任何一个人迟到,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挺满意的。

    在场的全都是我们这帮子人的骨干成员,加上各个班级的老大,一共有接近三十人,站在校门口浩浩荡荡的好大一群,还好现在是凌晨,周围并没有啥人,要不然我们这个阵势肯定又会在学校引起一阵轰动。

    倒还是把那个值夜班的保安大哥吓了一跳,原本这家伙是想出来撒尿的,但看到外面的我们,刚走出门卫室的他直接就掉头转了回去,然后第一时间就把门卫室的灯给熄了。

    我也是觉得好笑,就这点魄力,还敢来三中当保安呢。

    点好了人数,我和佐龙并没有多说些什么,直接就领头,朝着长江边上跑,一路上春子他们也老是问我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最后把佐龙搞烦了,直接就吼了他们一句,终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公子给我的地点是长江边的一片黄沙滩,离我们学校大概有七八公里的路程,所以,这段路程可一点都不短,我之所以会选择三点钟出发,是因为在我的大概估计下,七公里多的路程,如果我们不停歇的跑,应该能够在四点钟之前赶到。

    我们这群人,可都是精英,身体素质和普通的学生比起来也绝对要强悍不少,加上以前佐龙他们动不动就喜欢让他们围着操场跑个十几圈,所以这点路程跑起来,虽然挺累,但还是并没有到吃不消的地步。

    凌晨四点,我们准时跑到了长江边上的黄沙滩,此时天根本就还没有亮,但沙滩旁是一座高架桥,桥上亮着一排一排的路灯,勉强能够将那片黄沙滩照亮。

    在跑到桥下位置的时候,汗水早已经是打湿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一些稍微弱一点的兄弟几乎也都快累趴在了地上,韩龙和韩凤他们也都是一脸的苍白,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韩凤撑在韩龙的肩膀上,捂着胸口无力的对着我和佐龙说道。

    佐龙这家伙不愧是个变态,此时连我累的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了,这家伙除了身上出了点汗之外,连呼吸都还是均匀的。

    “自己看。”

    说完,佐龙直接指向了离这里大概有十来米距离的黄沙滩上,下一秒,我们这边的人群瞬间沸腾了。

    只见那边的沙滩上,以段天虹为首,十多个穿着迷彩服,身材魁梧,手持橡胶辊的大汉,随意的靠在两辆越野车抽着烟,当看到我们跑来这里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提着橡胶棍,面无表情的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卧槽,段天虹。”

    当这一句话从张飞翔的口中说出来之后,我们这边的人全都傻了。

    那正挖着鼻孔的春子在这个时候也是彻底的懵逼了,他就这样一直把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孔中,用着一种几近傻逼的眼神看着我和佐龙,说佐龙哥、阿宇,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

    “全都是训导处的人,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韩凤刚叼在嘴上的女士烟也是在这一瞬间落在地上,那张精致的脸上也是写满了诧异。

    “妈、妈逼的,宇哥你和佐龙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段天虹都被你们给请来了?”孙策的表现和在场很多骨干一样,他们的语气中甚至浮现出了恐惧,一些心理素质弱的,甚至转身就想跑。

    我也不怪这些家伙怂,在学校,又有谁不害怕训导处呢?如今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段天虹他们提着橡胶棍朝着这边走来,别说是他们,老子心里都还在发秫。

    不过此时的我不能乱,作为一个老大,我要是乱了,那我和佐龙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白费了,我直接吼了一声,全他妈给我站住别动,那些家伙都挺听我的,一个个也都站了下来,当然,有身体素质差的,直接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不错,来的挺准时的。”

    段天虹一行人走向了我们,他看了一下手中的时间,并没有与我们有太多的交谈,在只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便没再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我其实还是想对他说一些感谢之类的话,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段天虹手中的橡胶棍就突然的抽在了我的身上。

    一刹那间,我整张脸都白了,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他身后的那十来个提着橡胶棍的家伙犹如恶狼一样冲进了人群,见人就抽,下手之狠,就好像是在抽死狗一样,他们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连韩凤都没有放过。

    “妈的,起来,全都给老子起来,这才跑几公里就把你们累成这样了?全他妈是废物,滚起来,去江边给老子站好。”

    “五秒钟的时间,全都过去站好,迟一秒,老子抽的你们全家都不认识。”

    一时间,遍地的惨叫与狼嚎,我们这群人就好像是疯了一样,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着江边跑去。

    长江边上,江风很劲,刮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火辣辣的,而且这一片江面很广,远处看起来就好像是大海一样,如今正值秋冬,已经到了雨水多的季节,在这一段江面上,时常都会有冲击力很强的江浪朝着我们的身上拍打过来。

    整整两个多小时,我们都一动不动的泡在这江水之中,吹着江风,迎着将浪,无论是体力还是心智,都在接受者超高压的考验。

    中途,难免会有人因为承受不了而倒地,但倒地的结果是,迎来段天虹他们毫无情面的橡胶棍抽打,所以,我们在倒下之后,根本不愿意在地上多停留一秒,第一时间就会咬着牙,从地上晃晃悠悠的爬起来。

    用段天虹他们的话来说,要想变强,首先的第一步就是要承受得住挨打,只要挨打挨习惯了,在战斗的时候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畏手畏脚了。

    这完全是一场非人的魔鬼训练,在我看来,这甚至比得上部队上的特种兵训练了,中途,难免会有人因为吃不消而彻底倒下,凡是倒下不能再爬起来的人,段天虹也不为难他,第一时间把他们送上车拉回学校,这就意味着出局,彻底的在这场游戏中出局。

    第一天早上,我带来的接近三十人有九个出局,我的手段也挺铁血,凡是在这场训练中出局的人,将会被我从骨干名单中剔除,然后我又会从手下的人中选出另外有能力的人补上,成为新的骨干。

    接下来接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每天凌晨四点,我都会带着接近三十名骨干从学校跑步跑到江边,然后接受着段天虹他们的狂抽烂打,而且每一天,我们这边也都会有人因为受不了而退出,不过这样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一个星期后,我们这些人终于稳定了,虽然每天还是被段天虹他们揍得狼狈不堪,但至少,已经没有人再出局。

    一个星期下来,我能够很明显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又精壮了一圈,而且耐力和抗压能力也是提升了不少,尽管每天我们都是单调的跑步来这里,然后站在江边吹风大浪,然后被段天虹他们的揍,但不得不说,这群家伙的手段真的很有效果。

    直到一个星期后,当我们再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段天虹他们不再让我们挨打了,他说,真正的训练,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