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大帝他们也相继出了院,这里始终是学校,叶华他们高三届群殴我们高二届的事情在学校闹得还是挺大的,所以,在短时间内,叶华他们并不敢再继续攻击我们,毕竟这三中虽乱,但还是有一个底线的,训导处那伙人,可不是吃醋的。

    因此,在那天之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了自身的弱小,趁着这叶华不敢向我们二次攻击的时间,每天,我都强迫着那些手下疯了一样训练自己,虽然我不奢求能够在短时间内战败叶华,但至少我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更不想再经历与高三届抗衡的时候,我们这边会被人家打得毫无缚鸡之力。

    这天,我们这伙人中的骨干和各个班级的老大全部都聚集到了天台之上,面对叶华这个强大的对手,我们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既然打算要干,那就一定要尽力去干,而且一定要干赢。

    “王闯那边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第一时间,我便问佐龙关于王闯的消息,的确,从那天之后,我每时每刻都想干掉叶华,不止是他,那个孙博,老子也是时时刻刻都想彻底的收拾他,不过无奈的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

    而王闯他们那伙人到底有多强,我已经见识过了,如果真能拉他们入伙,那我们这方的实力至少可以增强一倍。

    佐龙努了努嘴,说正在进行中,不过这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他尽量在和高三届展开最终决战的时候,拉王闯入伙。

    说完,佐龙又看向了我这边,问高一届那边呢?有没有什么进展。

    我回答说刘飞已经将高一届一些强人的资料查的差不多了,还真被春子给说中了,如今高一届三分天下,我正愁着对哪一股势力下手呢,只要选定了目标,我会第一时间扶持这股势力在高一届称王。

    佐龙回答说你可别小看了高一届,先别说你能不能顺利的在高一扶持一个王出来,光是那三分天下的三股势力,你想归拢其中一股,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佐龙说的挺有道理的,于是我也只好用他的原话回答他,一切都得从长计议,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不过此时在我看来,拉拢王闯和高一届固然重要,但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那就是增强我们自身的能力。

    我已经见识过六将中的三个,加上对上一次高三届突袭之后的经验总结,我深刻的认识到,无论是我们手下的人,还是我们这群人中的骨干,战斗力都太弱了,虽然我早就在强迫手下的那帮人疯狂的锻炼自己,但是我们这些老大,自身实力也必须在短时间内提高。

    以前我一直认为大帝和侯氏兄弟这些人都很强了,但是现在我才知道,和高三届的六将比起来,他们真的还差一些火候,我们这群人中,除了佐龙和魔头外,其他人,我真的担心他们会被高三届的六将给分分钟废掉。

    于是,我问佐龙,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我们的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

    佐龙捡起地上的一颗烟蒂,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光靠我们自己,想要与六将抗衡,三个月内绝对办不到,你自己也看到了六将的身手了,他们当中的随便一个,就能够比拟我和王闯了。”

    佐龙说这话虽然带有一点谦虚的水分,但也确实不假,虽然我并不认为那个孙博和李邹阳会是佐龙和王闯的对手,但也绝对不会弱到哪里去。

    “那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办法倒是有一个,在我们三中,我相信有一伙人能够让我们在短时间内将我们的战斗力提升一大截,但这几乎没有谁能够请得动他们。”

    “哪一伙人?”此时,我的脑海里面第一时间浮现出了神话杨诩这个名字,但是佐龙的回答却是惊呆了我。

    “训导处的段天虹。”

    “啥?”我瞬间就呆住了,我原本认为去找杨诩都已经很变态了,没想到佐龙居然语出惊人,说出了段天虹这个名字。

    其实,段天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我还真没有见过,但想想那天在训导处所经历的一切,想想那段天虹身上布满的伤疤和弹孔,我可以肯定,这个家伙以前一定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最后又想起三中学生对训导处的恐惧,这完全能够说明,训导处的那一帮子人,每一个都是铁骨铮铮的人才,如果通过他们来训练我们这群老大,或许还真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明显的效果。

    但是训导处本来就是用来维护三中学生之间的治安的,我们这些问题学生本就与他们的信仰背道而驰,我们和高三届开战,段天虹他们没有出面把我们全部都抓去训导处已经是很给我们面子了,现在居然还想请他们来帮我们提高战斗力,那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我权当佐龙是在开玩笑,但是这家伙在这个时候却是出奇的严肃。

    “兄弟,你是不是认为我是在逗你玩?”

    “对。”我也是很认真的看着佐龙,然后重重的点头回答道。

    “你错了,我没和你开玩笑,我一切都是认真的。”

    “这绝对不可能。”

    “的确,如果我们想去请动段天虹出面,那的确是非常的荒谬,但是有一个人,却绝对可以做到这件事情。”

    佐龙此话一出,我整个人都如遭雷击一般,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指的是公子。”

    “还记得你上次是如何站着从训导处出来的吗?”

    那件事情,我早已经给佐龙说过,所以当再提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瞬间就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上次我之所以能够站着从训导处出来,其实就是因为公子给凡强打了一个电话,所以段天虹就把我给放了。

    这足以说明,公子和训导处之间,是有关系的,而且这种关系,绝对不一般。

    的确,如果在这个时候我请公子出面,那段天虹还真有可能会答应帮我们,但每每提到公子这个人,我的头皮就一阵发麻,从我在天台上捅了佐龙这个事件之后,公子给我的压力,甚至比孙博那个变态给我的压力还大上十倍。

    不到万不得已,我连想都愿意去想那个公子。

    佐龙沉思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阿宇,你要认清楚现在的局势,我们根本不能够确定高三届会什么时候再来偷袭我们一次,而且我们现在也没有去找高三届报仇的能力,如今我们唯一能够做的,那就是变强,不断的变强。”

    “公子也是人,我虽然也认为他是一个噩梦,但是我们却必须要面对他,如果我们现在就怂了,那万一真到了我们破碎了神话之后,又如何有勇气去面对公子?更何况,现目前来说,公子还是我们背后最大的支柱,他说过要辅佐你在三中称王,所以他不会拒绝你的一切要求。”

    “呵呵!”

    我苦苦一笑,不断的在权衡着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的确,眼下摆在我眼前的,还真只剩下去找公子这唯一一条路了,终于,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掏出了手机。

    电话那头,公子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阴沉沙哑,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我并不想与他有任何多余的交谈,所以在他说出第一个“喂”字之后,我便直接把重点说了一遍。

    公子听后,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了有几秒钟的时间,我也不确定公子能不能给我办成这件事情,不过很快那边就说话了,他让我给他一分钟的时间。

    挂掉电话,这一分钟我都在忐忑中渡过,一分钟后,我的手机很准时的震动起来,是一条短信。

    “明天凌晨四点,带上你所有的骨干,在长江边上集合,跑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