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刹那,那个原本还乐呵呵的服务员直接就傻了,再来一件白酒,那肯定的闹出人命,虽然这家伙知道再出去给我们买酒肯定能得到更多的好处,但是,他也不敢拿客人的性命开玩笑。

    此时,餐厅里其他客人也不吃饭了,有好多人都朝着我们这边围了过来,对着我俩指指点点,甚至有好心人已经开始劝我们,让我们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给老子闭嘴。”

    喝了这么多酒,叶华的本性早已经全部暴漏出来,他直接就扯下了鼻梁上那一副平光眼镜,布满血丝的双眼里面跳动着嗜血的光芒,周围的可都是普通人,哪里见过如此锋利的眼神,一个个瞬间就吓得不敢说话了。

    我也一点都不客气,直接瞪了那服务员一眼:“妈的,你他妈聋子么?叫你去买酒,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信不信老子把你扔江里去?”

    那服务员知道我和叶华都是不能惹的主,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桌上的钱包都忘记拿了,条件反射的就要朝着外面跑,却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孙蔚终于忍不住了。

    “够了!”

    从我第一次见到孙蔚一直到现在,在我的印象中,她向来是一个开朗乐观的女孩,而且脾气也是相当的好,我几乎从未见过她发火,但是这个时候我看到,孙蔚火了,那是真的火了。

    他直接就端起了桌上的两杯红酒,毫不客气的泼在了我和叶华的脸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孙蔚发火,原来这个看起来温柔的女孩,其实也有暴戾的一面,或许真是我和叶华把她逼急了。

    “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孙蔚哭了,眼泪不停的在她的眼眶里面打转,说话的时候也是带着哭腔:“你们两个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一个是我最敬重的哥哥,虽然我知道,我不能够阻止你们在两个年级之间的决战,但是,我只希望,你们在决战的时候能够稍微的对对方手下留情一点,我真不想看到你们两个任何一个出事,所以我才想通过这个机会,让你们消除一些对对方的成见,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们都做不到么?”

    “喝吧,喝死你们,你们两个喝死了,我孙蔚也从这里跳到江里去,一了百了。”说完,孙蔚直接就拿起了旁边的那瓶洋酒,咕噜咕噜的喝了一起。

    我和叶华几乎是同一时间愣住了,脑子也是在这一刻清醒了不少,看着孙蔚那几近崩溃的模样,我的心脏猛地纠扯了一下,我急忙抢过孙蔚手中的酒放到一边,心疼的说小蔚,你别这样。

    孙蔚直接就呜呜的哭了起来,这一下,叶华也急了,急忙说他和我只是开玩笑的。

    我也急忙点头,说我和叶老板一见如故、惺惺相惜,所以才会喝这么多酒,那感情如果不到位,那我还懒得和他较真呢。

    或许也只有在对于孙蔚这个事情上面,我和叶华才会破天荒的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谁都知道我们各自的心里,都策划者如何弄死对方呢。

    孙蔚可不是傻子,当然不可能相信我和叶华的鬼话,她直接问了一句,如果这样,那你们两个为啥还要决战啊,能不能将这场决战取消了?

    答案肯定是不能,我最终还是不想骗孙蔚,说这不行,叶华也是很果断的摇了摇头。

    “小蔚,校园之间的斗争,点到为止,你真不用担心的。”我急忙解释道。

    “是啊,我肯定会对谢宇兄弟手下留情的。”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孙蔚抬起了头,用那一双布满泪花的大眼睛看向我和叶华,看到她这个模样,说实话我心疼极了。

    叶华追了孙蔚一年多,肯定也是心疼的,所以为了让孙蔚高兴,他直接就笑着一把抱住了我,装得和我感情很好的样子。

    说实话我现在的感觉是恶心的,加上我刚才喝了这么多酒,差点就吐了,不过为了孙蔚,我努力的忍了下来,也是重重的一把将叶华抱住。

    孙蔚见我和他抱在了一起,情绪也稳定了一点,开始破涕为笑,见孙蔚笑了,我和叶华都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谢宇,我叶华保证,一定会弄死你。”

    我冷哼一声,也是尽量压低了自己的音量回答道:“随时奉陪,草你妈。”

    “哼!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叶华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和绝望?”

    “好啊,那你爷爷拭目以待!”

    这一场并不愉快的饭局,孙蔚原本是想通过这个饭局缓和一下我和叶华的关系,但是让她很无奈的是,这场饭局才一开始,就被我和叶华给搅乱了,回去的时候孙蔚一直是闷闷不乐的,我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我们三人一起回去的学校,回去之后我们三个就分开了,回到宿舍,我第一时间给孙蔚发了一条短信,也就简单的五个字:媳妇,对不起!

    孙蔚过了好几分钟才回的我的信息,她说笨猪,喝了这么多酒好好休息,别伤了身体。

    我急忙回了过去,说媳妇,我和叶华之间真没你想的那样严重,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

    孙蔚给我发过来了一个笑脸,然后说我知道我不能够阻止你们两个,如今你是高二的王,二哥却是高三的王,你们要开战的消息早已经在整个三中都传遍了,就算你们想收手,你们手下的人肯定也不会答应,我不会为难你们,所以只希望,你们在决战的时候,如果真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希望能够想一下我,希望能够对对方手下留情,我真不想你们两个任何一个出事。

    看着孙蔚给我发的这好长一段文字,我迟迟没有回复对方,我是真的爱孙蔚,所以我根本不想欺骗她,如果没有公子,我一定会放下一切和叶华的恩怨,但是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收手的可能,而且,我和叶华也完全没有退步的余地,如果我心软了,他肯定会还不犹豫的干掉我,反之换成是他,也一样。

    我咬着牙,终于还是又一次对孙蔚说了违心的话:“媳妇,脑子晕的很,先睡了,你也好好的睡一觉,你放心吧,不管是我还是叶华,到时候都会好好的。”

    “恩,拉钩!”

    “拉钩!”

    放下手机,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因为白酒和啤酒喝得又急又杂,加上那白酒的后劲在这个时候上来了,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吐了。

    这一吐,天昏地暗,我抱着厕所的坑,一吐就是一分多钟,吐得双腿发软,两眼昏花,太阳穴也是一阵一阵的生疼,连上个月吃的都全部给吐了出来。

    最后,我连黄水夹杂着血丝吐出,这可吓坏了游松和刘飞他们,他们也不嫌我脏,一个个急忙冲进来帮我又是拍背又是洗脸,搞得我都挺不好意思了。

    最后在游松和刘飞的搀扶下,我睡到了床上,那感觉就好像是灵魂出窍一样,脑子像是灌了铅一样,又晕又重,四处都是天旋地转,在床上又差一点吐了。

    我甚至感觉自己就要死了,翻来覆去怎么睡不着,当我睡着之后,已经是傍晚十分。

    这一觉我睡得很沉,一整个晚上都在做各种各样奇怪的梦,但到底是梦到了些什么,我也想不起来。

    直到第二天的时候,我是被刘飞摇醒的,我脑子依旧疼的厉害,有些愤怒的对刘飞说道,搞毛线啊,没事别他妈打扰老子休息。

    刘飞的语气显得非常的焦急,像是十万火急一样:“宇哥,快起来,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