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龙扬言单挑杨诩,如若赢了,就让杨诩答应回去见院长一面,输了,他佐龙任凭杨诩处置。

    但是,杨诩是谁?堂堂三中的神话,怎么可能随便答应与你一个刚上高一的愣头青单挑,为了让佐龙知难而退,杨诩提出了条件,一个听起来几近荒唐的条件,他说现在的佐龙,没有资格与他对话,如若想找他单挑,在三中登顶后再来吧。

    当时佐龙才刚上高一,想要在鱼龙混杂的三中称王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但是佐龙是谁?他绝不是怂逼软蛋,想都没想便答应了杨诩。

    想要在三中登顶,首先要对付的就是同届的王闯,于是,便有了为何向来不追逐名利的佐龙突然与王闯争王的这一幕,不过当时佐龙虽然号称高一届与王闯平齐的两大势力之一,但佐龙自己心里清楚,他和王闯之间,还是有很大一段差距的,当时佐龙大致的估算了一下,别说是在三中称王,光是对付王闯,他至少也得花一年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佐龙肯定等不起的。

    于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那个神秘人出现了。

    就如神秘人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一样,他几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帮助佐龙发展出了一股完全能够与王闯抗衡的实力,直到高一下期的时候,佐龙的势力甚至一度大过王闯,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能够灭掉王闯,称霸当时的高一届了。

    “原来,你突然想称霸高一,为了这个。”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震惊了:“那为何在最关键的时候,你却突然解散了自己的势力?”

    |“命运弄人吧,院长并没有能够撑到我在三中登顶,在我和王闯还没有决出胜负的时候,他就去世了。”

    “那杨诩真没去见他一面?”

    “没有。”佐龙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所以,我终究还是没能帮院长事先这个心愿,他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睁着的。”

    “院长死后,我登顶三中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于是,原本一心登顶的我逐渐的将内心平静下来,这个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那个一直在暗中帮我的神秘人,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是有目的的。”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终于将话题说到了重点上,我的神经也在这个时候变得紧绷起来。

    “我也不清楚。”佐龙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当时我和他也有约定,虽然我暗中查了他很久,但却依然没能查出半点眉目,只是查到了他的名字以及一些外围的事情,仅此而已。”

    “他叫什么名字?”

    “公子!”说到这里,佐龙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激动:“他叫公子,一个和他的身份一样,十分神秘的名字,当我越往后查,我就越加的感觉到这公子似乎在策划着一场惊天的阴谋,而且,只要他的这场阴谋正式启动,我甚至可能会把我所有的好兄弟都带入这个泥潭中,永远都万劫不复。”

    “这么恐怖?”我愣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们都是学生,一穷二白,他能够利用我们做什么呢?

    “如果光是一个学生,那的确没啥可利用的,但如果是一个学校的王呢?”

    “学校的王?”我一惊:“那...”

    “一个学校的王,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力量你应该很清楚,他甚至可以媲美社会上一股不大不小的地下势力。”

    “而且,据我所知,那个公子,所涉及的区域绝不仅仅是我们三中那样简单,我暗中调查过一些其他学校的强人,居然也有与公子接触的,由此一来,那个公子的势力,甚至可以说遍布整个新区,甚至新区之外的学校,都可能与他有关系。”

    说到这里,我愈加的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不简单,心里也是变得波涛汹涌起来:“所以,你在查到这里之后,意识到情况不对,就想从这件事情中抽身出来,于是才有了在最关键的时候解散自己的势力,让王闯称王的那一幕?”

    “你只说对了一半。”佐龙解释道:“我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我当时已经接受了公子如此多的帮助,你说他能够如此轻松的便放过我吗?”

    “我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但为何你最后还是成功了?”

    “呵呵!”佐龙苦笑一声,然后指着他额头上那条十字刀疤说道:“看到我这条疤没有?是段天虹砍的。”

    我一惊,回想起那天在训导处段天虹拿出砍刀让我与他对砍的一幕,直到现在都还是心有余悸:“公子和段天虹也有联系?”

    “对,不止是段天虹,甚至凡强、神话杨诩...很有可能都与公子有联系,你说他们在拥有如此庞大的关系网的情况下,我有那个本事逃出他们的掌心吗?”

    “但你不还是成功了?”同样的话我又问了一次。

    “我没成功,是公子主动放弃了我,但并不是真正的放弃,他只是放弃了让我登顶,我的势力,依旧被他捏在手中,段天虹在我额头上留下了这刀疤,只是公子对我的惩罚,仅此而已,他放弃了我之后,又重新挑选了要辅佐的新人,那个新人...“

    “就是我?”

    说到这里,我全身都僵硬了,我根本无法接受佐龙的这个说法,一个劲的说这不可能,还说凭什么是我啊?我这个人什么优点都没有,凭什么他要选中我?

    “这也是我一开始的疑惑,直到你经过了天台的考验。”说到这里,佐龙突然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很认真的说道:“谢宇,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潜力,大出了我们在场所有人,而且,你拥有着连我都望尘莫及的凝聚力,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公子的眼光,毒到一种几近丧心病狂的地步,正是因为你的出现,公子才会选择扔掉我这颗棋子。”

    “我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听到佐龙这个变态的夸奖,我一时间还有些暗暗高兴,但下一秒我又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好事。

    “你父母是干什么的?”佐龙突然的一句话问的我有些蒙逼了。

    我条件反射的回答道:“以前我父亲好像是街头卖艺的,不过后来那一行不好做,就改行卖保险,如今是保险公司的一个业务经理,前段时间就是因为保险公司的业务调动,我才会转校到这里来。”

    “哦。”

    佐龙应了一声,也没有多问,然后就陷入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佐龙,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掉入了魔窟一样,老子还年轻啊,可不想就这么被公子掌控了,你说我能够摆脱他不?”

    “很难,几乎是不可能。”佐龙突然就笑了,说道:“阿宇,事到如今,你根本就没得选择,如果真想摆脱公子,就在三中登顶吧。”

    “登顶!”

    “对,灭掉高三,直接与神话杨诩对话,只有在那个时候,我们才有资格扯下公子那一层神秘的面纱,从而知道他到底在策划什么,只有到了那时候,我们才有机会从这个泥潭中走出来,不然,我们没有任何机会。”

    说到这里,我们又陷入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我和佐龙都很有默契的将目光望向了体育馆的方向,在那个地方,是三中的神话,只有站到那里,才能够俯瞰整个三中。

    面对公子,我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既然这样,那就只有像佐龙所说的那样,在三中登顶吧,看你公子到底在暗中策划些什么名堂。

    良久之后,佐龙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转身重重的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阿宇啊,要我看,你从出生到现在,所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转校来了三中!”

    “呵呵!”

    我哭笑一声,然后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对啊,转校来三中,的确是我这辈子做出最错的选择,但,真的是那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