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我整个思绪都混乱了,此时那种心情,我根本无法啊用言语来形容,我甚至感觉身上的伤都不那么痛了,满脑子回荡着的刚才那个声音。

    早就在那天食堂事件之后,我经常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回想这个声音,白天在校园,我也时常会注意身边走过的女同学,希望能够从他们的声音中找出那天在食堂帮我的那个人。

    但是半个月过去了,那个声音一直都没有找到,我曾无数次的幻想这个声音主人的长相,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什么性格,长发还是短发...

    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因为一场与殷磊的决战,我阴差阳错的被带到了训导处,而就是在那声音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她居然出现了。

    一刹那间,原本那正拿着橡胶辊在我身上抽打的保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将头转向了段天虹那边,似乎在等他的意见。

    而此时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揍我,我死死的将目光锁定在一旁那小房间的大门上,等待着那声音的主人出现。

    段天虹依旧在玩着游戏,他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既然小蔚都帮这娃娃在强哥的面前求情了,那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两名保安听后,直接将橡胶辊放回到了一旁的书柜中,走出了办公室。

    我依旧蹲在地上,盯着那小屋的方向,就在这个时候,小屋的房门终于打开了,一名穿着十分清凉简单,扎着一个马尾的漂亮女孩,慢慢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一瞬间,我整颗心都融化了,看着那个犹如仙女一样不俗的女孩,我整个人都傻了,几乎是从这一刻开始,我的内心深处便已经认定,她、就是我发誓要一辈子守护的女孩,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喂,你没事吧。”

    女孩走到了我面前,关心的递给了我一张湿巾,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居然直接拿着湿巾帮着我在我脸上擦拭汗珠。

    我没有动,只是这样痴傻的看着她,精致的五官、迷人的身材,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无比的完美,她的穿着虽然十分简单,白T恤、牛仔短裤,但看起来比那些明星都还要有气质。

    见我如此痴迷的看着她,女孩有些不高兴了,我急忙将目光收了回来,她则是将湿巾塞到了我的手中,说你自己来吧。

    我急忙接过湿巾,下意识的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而女孩则是转身看向了段天虹,语气中浮现出了一丝的不悦:“你这人真是的,老是这样暴戾,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你改改。”

    段天虹瞪了女孩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玩着手中的游戏,此时,房间内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小蔚,还不快点带他走,要不然一会我们可反悔了哦。”

    毫无疑问,这一定是那个训导主任凡强的声音,他的声音很雄厚,却写满了沧桑,当我看到他从小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我整个瞳孔都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凡强,训导处主任,外号骷髅强,在听春子说这个外号的时候,我还挺不解,为何一个活生生的人喜欢被称为骷髅呢,但是这个时候,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凡强大概四十岁左右,挺高,至少有一米八,但他的身体却是瘦的吓人,仿佛皮包着骨的脸庞,颧骨高高的突起,两眼凹陷却散发着精光,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感觉空荡荡的,仿佛是一具没有任何皮肉的骷髅,被包裹在里面。

    他一米八的身高,顶多只有九十斤,这足以说明这个人是瘦的有多么的可怕,尽管他这副模样,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压得我几乎快喘不过气来,那感觉,甚至比段天虹还要恐怖。

    “哦,那我走了哦。”

    女孩应了一声,第一时间将我扶了起来,然后我在她的搀扶下走出了训导处的办公室,一路上外面的保安都在与女孩打招呼,似乎和她挺熟络的。

    因为刚才蹲了马步的原因,我全身软的不行,加上后来又被那两个保安揍了一顿,现在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一路上要不是有女孩扶着我,我随时随地都能躺到地上。

    “能、能让我坐坐么?”

    走出小楼,我指着院子里那一排石凳子说道。

    “行!”

    女孩小心翼翼的将我扶到了一旁的石凳子上,也坐到了我的旁边,然后看着我说道:“你一定是因为打架被逮到这里来的吧,下次可别让他们给逮住了,那群家伙可都不是什么好人。”

    “谢、谢谢你。”我看着女孩,很认真的问道:“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们见过?”女孩有些吃惊的问道。

    “算吧,上次在食堂,是你在看着我被人揍的时候,帮了我吧。”

    “啊,是你。”女孩显得更加吃惊了:“你就是那个别人说你趁人家女生睡着了,偷摸人家大腿的猥亵狂?”

    我一下子就急了,急忙说你别听他们乱说,那都是他们冤枉我的。

    “冤枉你的?但我看着你挺像的啊。”

    “.....”

    女孩哈哈一笑,说和你开玩笑的啦,还说上次她也就随口叫叫,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这里又遇上了。

    我说是啊,这就叫缘分呢,而且,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说刚才要不是有你替我求情,指不定我现在就躺倒医院去了。

    “啊,你说是我刚才救了你?”

    “不是你还有谁啊?”

    “哈哈,你误会了。”女孩笑着说道:“训导处有训导处的规矩,如果学生犯了事被他们给逮住了,一定得在这里付出点代价才能离开,要不然训导处的威信就不复存在了,如果凭我几句话就能让他们放过你,那强叔和天虹哥在学校的震慑力,就没有那么的强硬了。”

    我愣了一下,说难不成刚才不是因为你的求情,他们才放过我的?

    “不是。”女孩摇了摇头说道:“我其实也挺奇怪的,强叔那个人油盐不进,但刚才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居然就改变主意了,破天荒的要把你放了。”

    我神经一紧,急忙问是谁给他打的电话,那人在电话中说了些什么。

    女孩无奈的怂了怂肩,说那人说了什么她不知道,但她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电话那头那个人的声音好诡异,沙哑得很,像是被炭烧过的一样。

    此话一出,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女孩描述的这个声音,不正是那个神秘人的声音么。

    这怎么可能,那神秘人居然会有如此通天的能力,连训导处主任凡强,居然也要给他面子,我的脑子乱成一团,愈发的觉得那神秘人不简单,他到底是谁,在这三中到底是一个如何的存在,还有他这三番五次的帮我,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见我一直没有说话,女孩碰了一下我的肩,问我在想些什么呢。

    我急忙摇头,说没什么,为了不让她继续追问下去,我第一时间转移了话题,说虽然这次并不是你帮我求的情,但你已经帮过我一次,而且如果不是有你,我能不能从那训导处走出来都是个问题呢,于是我抓紧机会问她叫什么名字。

    “我叫孙蔚,你呢?”

    “哦,我叫谢宇。”我全身软的厉害,就算是坐着,也感觉难受得很,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对女孩说道:“能把你的肩膀借给我靠一下么?”

    我以为女孩会不同意,但让我意外的是她却没有半点的犹豫,直接用双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爽快的说:“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