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浑身都是潲水,身上臭烘烘的,就好像是从粪坑里面爬出来的一样,游松也没好到哪去,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眼睛都红了。

    我拍着游松的肩膀,说不好意思啊兄弟,让你也挨揍了,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管我。

    “说什么呢?”游松一下子就急了,说我这样说就不把他当朋友了。

    看着游松傻乎乎的模样,我笑了:“卷毛,从现在开始,我谢宇就把你当兄弟了,以后我罩你,让你在三中维护正义与和平。”

    不过这话说出来,我却一点底气都没有,我他妈是谁啊,现在还被人揍呢,还罩人家,不被挨打就算不错的了,但让我意外的是,游松却是出奇的挺我,还说他一眼就看出我不是一般人,现在被人欺负只是暂时的,很快我一定能够出人头地,还说他游松从小到大其实没啥朋友的,如今我把他当兄弟,他非常的高兴,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站在我这边。

    我被游松这股子认真劲逗乐了,递了一支烟给他,他没接,因为他不会抽,于是我自个点燃了一根,和游松一起走出了食堂。

    我们这副模样,肯定不能去上课了,我们直接回了寝室,将身上洗漱了一番。

    洗完澡,游松还是去上课了,虽然我很担心他去教室被刘飞他们找麻烦,但是他执意要去,说他是班长,要起带头作用,绝对不能旷课。

    我没理他,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盯着手中的手机,发着呆。

    转校之后遇上这样的事情,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仅仅一天的时间,我仿佛是从天堂掉入了地狱,六中时候的我,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这才来三中一天,我便连续被人揍了三次,还被他们威胁着退学,甚至,还被冠上了一个偷摸女生大腿的猥亵狂称号。

    此时的我,好想逆袭,但是,我在这里一个混子都不认识,我也没有亮亮那种敢拿着一把刀追着十几个人满大街砍的魄力,要报仇,谈何容易?

    但是,我还有亮亮啊..。

    如果前两次挨打我还想忍一忍,不找亮亮他们,但是刚才在食堂所发生的一切,王蕊把丝袜塞到我嘴中,又用潲水泼了我一身,加上周围那些学生的冷嘲热讽甚至还有那个肥婆的嚣张至极,这无数的耻辱,都让我心里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只要不把这个仇报回来,这块石头就永远落不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直接按下了亮亮的电话,但我的手指刚接触到屏幕,电话却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楞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按下了接听键,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声音很沙哑,像是被炭烧过一样,他张口便说:“你这样做,考虑过后果么?”

    我咯噔一下,说什么后果,你是谁?

    “你一个新来的,去找外援,就算打赢了,解了一时之气,又有什么用?外援走了,你一样是孤家寡人,只要你干不死刘飞他们,只要你还在这个学校上课,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照样可以天天玩你,玩死你。”

    我的脑海犹如有一道闪电划过,然后是一记惊雷,敲得我脑子嗡嗡作响,对啊,就算我找来了亮亮,也顶多把刘飞他们打一顿,但这里始终不是六中,亮亮会离开,离开之后,我怎么办?肯定会迎来刘飞他们更疯狂的报复。

    “想在三中认识高二最牛逼的混子吗?”

    陌生人的一句话让我惊住了,我又问了一次,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要做些什么?你是不是在监视我?我警惕的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你现在的处境,问这些没有意义,何必浪费时间,回答我想、还是不想?”

    “想。”我直接回答道。

    “那好,我一会发给你一个电话,你找电话中的那个人,他会帮你。”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我问道。

    “我是一个可以让你成为三中之王的人。“

    “你有那么大本事?”我权当这人是在开玩笑,又问了一句为啥要帮我。

    “有没有这个本事,打了那个电话你不就知道了?”

    “打就打,谁怕谁?”

    对面的语气却突然变得有些阴沉,说如果我接下来要打那个电话,就必须答应他几个条件,第一,永远不要问他是谁,第二,永远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他,第三,永远不要试图去揣测他的目的,第四是一个警告,他说如果我犯了前三件事任何一件,我会追悔莫及。

    我心里好笑得很,心想拍电视剧呢,搞得这么神秘,当时我也没想太多,毕竟现在的我也没啥退路了,虽然我总觉得这家伙像是在逗我玩,但死马当成活马医,万一真遇上个金包卵呢,就算他是逗我玩,我再去找亮亮他们也不迟。

    于是我很爽快的回答了一句没问题,电话那头嘿嘿一笑,沙哑的声音让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说了一句他随时会联系我,便挂掉了电话。

    这是我第一次接这个人的电话,此时的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次交集,注定了我之后的不归路,这电话后面的主人,差点成了我人生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很快,便有一个电话号码发到了我手机上,号码前还有一个有些奇怪的名字--佐龙。

    我也没多想,直接就拨打了这个佐龙的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

    “佐龙?”我问道。

    “对,你是谁?”电话那头挺吵,像是从酒吧里面传出来的。

    “我是谢宇,刚才有个陌生人把你电话发给了我,让我找你,他说你可以帮我教训刘飞。”

    “你就是那个昨天趁人家女生睡着了,摸别人大腿的猥亵狂?今早还被人淋了一身潲水的那个?哈哈哥们你太牛逼了,这种趁人睡、摸她妹的招数我怎么没想出来?”

    我一阵无语,心想这啥jb人啊,怎么说话一点都没口德,我气呼呼的说是王蕊那贱人冤枉我的,老子不是猥亵狂。

    对面哦了一声,明显是不相信我,随即他便问我想让他怎么帮我。

    我说当然是干刘飞他们,把他们干服。

    “那好,你在校门口等我,十分钟后见面。”

    说完,对面便挂了电话,我觉得这家伙好像不怎么靠谱啊,不过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跑到了学校门口。

    十分钟过后,那家伙并没出现,我心想等一会也没关系,但半个小时后,他还是没出现。

    我有些急了,又硬着头皮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出现。

    中途我打了好几通电话,一直没人接,直到两个小时后,我彻底的无奈了,这家伙明显玩我呢,而且我电话打过去,他妈的居然关机了。。。

    我气的差点把电话砸了,操他妈的我就说这些家伙不靠谱,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觉得老子很好欺负,换着花样玩我,他妈的千万别让老子知道这两个傻逼是谁,要不然老子一定拼了命砍死他娘的...。

    我确定我是被人耍了,也没那个穷心思去等佐龙,转身朝着寝室走去,当然我刚才还拨了一通那个神秘人的电话号码,原本是想骂他一顿的,但让我奇怪的是,我拨回去居然是空号....。

    我刚走两步,手机却又一次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直接就傻眼了,因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九龙市、新区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