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

    同一时刻,位于整个虚空区域另一片尽头的奇幻宇宙景象中,属于另一群玩家的身影此时也正成群结队地行进在逐渐凝热÷书形成的场景范围内,对着看不到尽头的无尽虚空深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叫“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真的突破了大气层了吗?”

    “真的有虚空世界这一说吗?太漂亮了!太壮观了!这里肯定会有一系列新的宝藏和财富对不对?”

    “但是按照我们之前的推断来看,之前我们打过的那些虚空兽应该也是出自这个世界的吧?我们现在也算是进入了它们的老巢了?”

    “以那些怪物的构成来看,这个结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就算如此,我们这么长时间却没有遇到一个怪物也实在是——”

    “所以一开始就应该抱着征服的态度过来!”

    与周围的景象相比渺小了许多的玩家群中,属于不灭星魂的声音随后率先回荡在了队伍的左右“看!星辰大海就在我们的面前!只要你敢露出一点可以掉落装备的苗头出来,别说是区区虚空兽,就算是整个虚空,劳资也要一举拿下啊!”

    “说得轻松,现在的我们可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以一记手刀作为终结,抬起了手臂的云惊步随后将自己的视线由缩起了脑袋的胖子魔法师身上收回“敌我情况完全不明的情况下,贸然动手只会让我们死的更惨吧?”

    “大不了不就是死回去么?死回到自由之城里。”同样挺了挺自己的胸膛,扛着长枪的凤凰天望咧嘴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被虚空击退的仇,我们就在城里报回来就好了!”

    “别闹,我们跑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观光。”挥了挥自己的手,走在最前方的恶魔复生一脸淡然地拂了拂自己头上的红色短发“虽然这个地方的每一样东西都值得研究,但是——”

    “可不要忘了是谁让我们跑到这个地方来的。”

    他说着这样的话,同时也用眼神向着队伍另一侧的中心区域努了努嘴,以江湖为首的自由世界各大行会首领所组成的小队此时也正映现在这位红发男子的眼底,簇拥着中央那道身影与整支玩家冒险队一同向前行进着“所以说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沙奈朵小姐?”

    “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被簇拥着的黑袍女子笼罩在兜帽下方的面容此时也发出了老持而又低沉的声音“虽然还没有被发现,但这条通道并非百分之百稳定,身为这里的管理人之一,我也从未允许过这么多的外来者穿过这个地方。”

    “也就是说,我们随时还是有可能遭遇危险。”拧着自己的拳头,行进在沙奈朵身旁的江湖会长断风雷声音低沉地笑了笑“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虚空兽一样的危险,是么?”

    “没有外来因素的话,虚空兽不会找到这个地方来。”否认着这样的话,沙奈朵随后为他的提问作出了解答“这片空间的存在与虚空的存在微微有些不同,更像是独立显现在虚空世界里的其中一片空间,不过在我们历代命运编织者的努力下,即使是这里也已经变得无比巨大。”

    “足以容纳整个世界的资料和知识,也已经到了人类穷其一生都无法全部阅览完毕的程度。”

    就像是在对这番话进行注释和说明,宛如高楼大厦一般的巨大书架随着虚空黑暗的逐渐散开而显现在了这群玩家的面前,琳琅满目的书本封页也随着整齐的排列而呈现在高耸入空的书架之间,在所有玩家震惊的目光里向着看不尽的空间深处五颜六色地延伸而去“这,这是?”

    “这么多的书……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场面啊。”

    “我曾经去过塔尼亚的图书馆,也曾经见过芙蕾帝国首都雷德卡尔的图书馆,虽然看上去已经足够壮观了,但比起这个地方——”

    “别说是什么皇家图书馆了,就连法师议会的藏书恐怕都比不上这里的大小吧?光书架就已经像摩天大厦一样……咦?那边的那些书架是飘在天空中的吗?还有这么不科学的东西?”

    “虚空里的一切存在,原本就是由反常与不合理所组成的。”

    声音淡然地回答出这样的话,行走在队伍正中心的沙奈朵再度响起的话音也显得老持而淡然“反常本就是虚空的本质,混乱支撑着这里的所有原理和规则,历代命运编织者们也正是利用着这样的规则将这片夹层中开辟出来的空间维持到了现在,将属于我们千百年来积累的财富保存在了这里。”

    “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也不介意向有兴趣研究这些知识的你们开放更多的区域。”说到这里的她脚步微顿了一下,同时将目光落在了周围正在注意着自己的那些玩家们的身旁“前提是你们真的有本事得到这些知识的话。”

    “此次行动,可以当做是我们足够得到认可的其中一次证明。”仿佛明白了对方此时正在暗示的内容,作为玩家代表的断风雷一脸自信地点了点自己的头“很好,我们会用实力证明我们的价值的。”

    “实力并非可以自由出入这里的凭证,这里也不是你们这些凡人拿来实现自己世俗野心的地方。”摇了摇自己的头,再度举步向前的沙奈朵朝着正在逐一显现着巨大书架的道路前方伸手展示着“你们此行的目的也并非用来向虚空展示你们的能力,你们需要做的只是打通这条通道而已。”

    “说起来,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我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微微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同样行走在这支中央队伍当中的帅哥杰克将随意的指点落在了前方负责开路的天下第二众人身上“当初与您拟定计划的人是他们,了解情况的也是他们,我们这些人充其量也只是临时加进来的打手而已,还需要与您进行详细的请教和沟通——”

    “的确有人在此之前深入过这片区域,但并不是他们,他们现在大概也不知道,所谓‘帮助自由之城逃脱这次危机的计划’究竟是什么。”摇头打断了对方的话,影法师沙奈朵的声音旋即再度回荡在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大书架之间“因为对未来的混乱预知,这条虚空通道的畅通程度我现在也无法完全掌握,我能够做到的也只有将尽量多的援手带入这里,让你们的合力可以尽量强大一些。”

    “也就是说,这条道路目前还没有畅通,是么?”

    似乎失去了参照物,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巨大书架顶层此时也正在人群不断前进的过程中开始移动消失,宛如行星在宇宙空间里旋转移动的壮丽景象随后也在他们摇摆不定的视线中逐渐加速放大,将环绕在中央的一颗虚空球体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情况似乎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诡异了呢……呃,我们到了终点了吗?”

    “以已知的认知和掌控来看,是的。”

    指着被无数虚空风暴环绕在其中的这颗黑色球形的后方,沙奈朵声音低沉地宣布道“而这正是你们接下来需要做到的任务。”

    “突破这道障壁,前往这座图书馆未知的另一头。”

    “话说这片空间究竟有多大啊?”

    行走在无尽虚空所组成的幕布之下,属于青灵冒险团的队伍此时也正在环绕着残垣断壁的遗迹景象中向前推进着,小心翼翼的态度与不停警惕着周围的视线也让他们的推进速度变得无比缓慢,仿佛连虚空空间的距离感与流逝感都开始在每一个玩家的认知中出现了循环的错觉“我们真的有往前走过吗?不会是一直在原地踏步吧?”

    “地图和方向感什么的也不起作用,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再度取出了自己腰间的冒险者手册确认了一下,走在队伍正中央的段青用叹然的话音回答了朝日东升的疑问“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们所处的空间稍微真实了一点这件事,没有虚假透明的平台干扰,也不会出现上下落差和随机传送……”

    “可是我们所面对的景色似乎还是不够真实。”一直负责举着盾牌顶在队伍的最前方,对周围景象观察最为仔细的格德迈恩随后出声回应道“我们是不是应该找出那些像是遗迹废墟一样的东西的规律?总觉得我们根本就没有走出它们的范围。”

    “考虑到虚空空域的不确定性,这个可能性的确很大。”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手册,段青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身后正在背着芙拉的暗语凝兰旁边“不过——”

    “这不是还有一位专家在这里嘛。”

    他冲着那边点了点头,视线也随之与同样斜过眼神来的那道一直未曾说话的神秘身影对视在了一起“亲爱的罗娜女士,能不能为我们解答一下?”

    “……方向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声音低沉地说出了这句话,双手垂立的罗娜半晌之后才收回了自己沉默的视线“只不过有关这片区域的信息,我之前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

    “什么?你也不清楚?”于是段青睁大了自己惊讶的眼睛“看你之前那么自信满满的宣言,我还以为这里已经是你的地盘了呢。”

    “毕竟我也是刚刚才拿到的……咳哼,我对这片空间的掌控也不是完全的啊。”将手虚握在了自己的面前,定了定声音的罗娜声音犹豫地回答道“即使是虚空图书馆,也存在着我未曾到达过的未知领域——”

    “虚空图书馆?你刚才说虚空图书馆?”

    一脸惊讶地打断了这位神秘女子的话音,紧跟在段青身边的雪灵幻冰瞪大了眼睛望着那道背影所在的方向“我们现在正在前往那座虚空图书馆吗?”

    “准确地说,我们现在已经在虚空图书馆的范围之内了。”摇着头说出了这样的回答,罗娜随后回头望着这位女子的脸“怎么,你们也知道虚空图书馆?”

    “怪不得你有自信将我们送回去,原来是这样啊。”缓缓地收回了自己惊奇的神色,雪灵幻冰的脸上随后也显露出了恍悟的表情“只要能够与自由之城的入口相连接,然后从那一头出来的话……”

    “虚空图书馆的出入口可不止自由之城这一个地方,它们遍布在自由大陆的所有角落。”摇头否认了雪灵幻冰的话,属于罗娜的声音也再度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其中一些出入口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掩埋,所以我们也无法得知它们究竟通往什么地方,不过——”

    “想要找回通往自由之城的路还是非常简单的。”她指了指残垣断壁的四周“只要能够找到图书馆的中心。”

    “你们有发现什么线索么?”

    似乎是放弃了自己的坚持,这位神秘女子的手指指向了这片无限循环的空间深处,抬头仰望着这片漆黑遗迹上空的段青也随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率先将队伍一同前进的脚步“好吧,那就让我们来检查一下。”

    “泥土的墙壁和砖瓦碎石应该都是真的,不是只用来干扰我们的幻象。”同样开始检查起了距离队伍最近的另一道断墙,蹲下身来的格德迈恩声音低沉地回应道“结构也更像是自由世界野外废弃的荒郊,不像是大城市破灭之后遗留下来的产物。”

    “土壤的成分偏干,恐怕是经受过长时间的狂风侵袭呢。”手指在这些残垣断壁间遗留下来的地面上捻了捻,半蹲在地的段青凝集在面前的视线也变得认真了起来“没有植物生长的痕迹,更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已知的自由大陆中,有符合这些条件的地域么?”

    “是长时间遭到废弃、而又完全没有任何生命再度活动过的迹象的地方。”靠近到了段青的身边,雪灵幻冰的眉头也随着摩挲下巴的动作而逐渐皱了起来“仔细想想的话,符合这种特征的地方还是有的,比如说芙蕾帝国的北方,靠近火焰之地附近的那片区域——”

    “又或者是位于戍卫要塞北方的荒漠。”

    她歪着脑袋思索道。

    “与帝国戈壁的位置正好是相对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