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抹不自然的表情,气喘吁吁的龙族女士随后将莫名显得微红的面色隐藏到了自己低头的动作当中,原本遍布在自己额头间的晶莹汗水此时也随着金发的飞舞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段时间之后逐渐举起的那支看似纤细的臂膀“吾……我的重量可是很重的。”

    “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心情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牙齿,微笑出声的段青毫不在意地点头回答道“就算是再重的人,只要有那个心情爬上来,负责在上方救援的人都是不会消耗很大力气的呢。”

    “我又不是一名人类。”纤细莹白的手指与段青的手掌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芙拉逐渐低下的面容此时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不过……”

    “嗯?怎么了?”就像是在提起木条编织而成的篮子,属于段青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瞬间被拉起的芙拉的身前“你刚才说什么?”

    “喂,你们两个。”近在咫尺的气息随后被来自后方的声音所打破,来自雪灵幻冰的声音随后也插入了这两道身影略显诡异而又尴尬的气氛之间“别磨磨蹭蹭的了,赶紧继续开路。”

    “别急啊,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于是段青只好一脸叹然地抬起了头“我们的芙拉女士已经非常疲惫了,至少也得先让休息一阵再——”

    “我没事的,现在必须抓紧时间。”挥手的声音随后在段青的耳边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那抹金色的纤细身影迅速擦过段青身边向前行进的动作“与其担忧我的身体状况,你们还不如担忧一下你们自己的安全更好一点,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长,我们的处境就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喂,喂!真是的。”向着逐渐离去的背影所在的方向伸了伸手,歪了歪自己脑袋的段青终究还是放弃了想要唤住对方的念头“你们也是,她对虚空的分析预测能力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趋势,给她一点休息的时间又不会——”

    “好了好了,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笑眯眯的表情随后遮挡在了灰袍魔法师的面前,将他欲言又止的面色整个分隔在了虚空的幕布之外,拍打着对方肩膀的雪灵幻冰随后也将带着青筋的微笑隐藏在了自己回头的动作当中,再度返身显露出来的表情也变得郑重了几分“由着她自己去也没什么嘛,反正——喂!”

    “你真的要把接下来的事情都交到这个龙族的手上吗?”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白发的雪灵幻冰将刻意压低的声音落在了段青的耳旁“你真的信任她?先前差一点将你送下虚空深渊的行为只是一次意外?不是出于别的什么理由?”

    “当然了,要不然我为什么要带着她一起行动?”脸上显露出一副无谓的模样,视线移动到雪灵幻冰面前的段青无辜地指了指对方的身后“或者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取代她的位置,继续指引着我们前往目的地?”

    “这就是我最为怀疑的地方——我们已经绕了很长时间的路了。”悄然指了指已然距离他们很远的那个方向,雪灵幻冰的声音仿佛也随着几个人已然离去的距离而开始变得深远了许多“就算不考虑耽搁的时间,我们又是否真的需要绕行这么长的路途吗?”

    “不是专家,就不要随意怀疑人家专家的言行。”回礼一般地拍打着对方的肩膀,段青的脸上随后也摆出了无所畏惧的微笑“信任可是非常重要的,我相信芙拉不会欺骗我们,更何况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就算是按照常理来判断——”

    金色的光芒随着段青还未落下的话音而再度出现在了前方的虚空深处,那是属于芙拉的力量再度绽放的时候所带来的奇异景象,若有若无的平台轮廓随后也伴着这抹光辉的逐渐扩散而出现在了距离段青不远处的虚空深处,以不规则的丝线将一条若有若无的通路勾勒了出来。视线随着这抹勾勒的轮廓逐渐去向虚空深渊的景象纳入了眼底,刚刚说出了那番话音的段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尴尬了几分,他在自己依然还在持续远离的那个出发的原点与即将继续向前的终点之间来回看了半晌,最后冒着雪灵幻冰的窃笑硬起了向前走去的头皮“好吧,我承认我们现在的身家性命都落在那个芙拉的手中了。”

    “这可不是出于不信任,不过没有任何反制和保险手段的情况着实让人不太舒服。”收起了自己的笑容,雪灵幻冰的话音仿佛也随着她前进的脚步而指向了那片看不到尽头的前方“就像现在,我们除了继续前进以外别无他法呢。”

    “不用担心,先生。”悄然望了一眼那位龙族女士的背影,面色同样显得有些郑重的暗语凝兰随后也亮了亮自己手上的匕首“无论发生什么,凝兰都会保证您的安全的。”

    “抱歉我现在几乎算作是半个废人。”微微地松了松自己的肩膀,摇头晃脑的段青反倒是率先排开众人走向了芙拉正在向前消失的前方“不过既然连芙拉都拒绝了休息,那我们也没有理由止步不前。”

    “继续前进吧。”他声音低沉地说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世界尽头,我们也没有什么反悔的机会了。”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属于段青这支分队的脚步再度恢复到了一开始的节奏,由这几名玩家带起的身姿也随着芙拉的探测与指示而不停在空无一物的虚空幕布中来回腾挪跳跃,亲身体验着这片诡谲空间每时每刻所带来的惊喜和震撼。坍缩与倒塌的声音不时从他们所经过的区域中接连出现,中间甚至还夹杂着新的空间碎片掠过的痕迹与道路相撞的时候所产生的壮绝光景,尽量规避着这一切的段青等人也开始逐渐浮现出疲累的感觉,滴落于各自额头上的汗水也变得越来越频繁了“呼,呼……又一条穿过脚下的虚空裂隙,魂都要被吓出好几条呢。”

    “你永远都不会想知道虚空碎片擦过鼻尖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受,那比任何锋利的刀剑和人类能够想象到的凶器都要恐怖得多。”

    “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想借此机会开发一下空间刃这种东西,它一定可以斩断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坚固的护甲,前提是不把自己给斩断的话……小心,又有分界线出现了。”

    “这是我们穿过的第八个分界线了吧?也就是我们第八次进入新的区域,真是的——嗯?”

    仿佛看到了某种令人不可置信的景象,刚刚跳过了某处透明平台的段青抬起的表情陡然变得震惊了起来,倒塌的墙壁与破损的天花板也随着他的这一跃而出现在了几名相继突破了新空间障壁的玩家前方,相互交织形成了一副残垣断壁的遗迹应当具有的模样“这,这是?”

    “到了。”似乎因为看到了眼前的这番景象而将自己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跟随着众人踏入了这片区域的芙拉声音低沉地呼出了一口沉重而又轻松的气息“终于到了。”

    “什么?这就到了?”朝着自己一直正在沿着某条直线向前行进的方向来回看了半晌,同样走进了这片区域的雪灵幻冰将自己脸上逐渐显现出来的惊讶之色逐渐收起“我们不是一直在远离那个地方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这就是虚空空间的奇妙之处啊。”

    回答出声的并非是芙拉,而是由这片残垣断壁的深处缓慢走出的罗娜“你和你的同伴们运气不错,居然安全地穿过了虚空的迷宫而来到这片遗迹之内。”

    “让这位龙族的女士在穿越虚空传送门的时候与你们掉落在了一起,果真是命运的安排么。”

    冲着段青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这位披着黑色斗篷的神秘身影微笑的面庞随后也转向了芙拉所在的方向,先前刚刚显露出轻松表情的黄金龙族此时也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带着逐渐瘫软下来的身躯倒在了段青急忙接手而出的怀内“等——喂,喂!醒一醒!”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容易呢。”淡笑的声音随后在段青的耳边回荡,属于格德迈恩拖着大盾的身影随后也从残垣断壁的深处走了出来“一墙之隔的距离,十几分钟的时间,你们一个一个的就都变得这么狼狈了。”

    “十几分钟?”将芙拉的身躯放平在了自己身旁刚刚幻化显现的地面上,听到了这句话的段青睁大了自己惊讶的双眼,原本应当由格德迈恩等人望向自己原本位置的方向此时也已经被同样的残垣断壁所取代,理应位于那里的透明地板同样也被仿佛幻境一样的景象所遮挡“怎么可能?我们刚才足足走了至少一两个小时啊!”

    “应该是不同空域的时间流逝出现了偏差。”说出了这样的解释,走上前来的罗娜随后朝着段青怀中气息微弱的黄金龙族示意了一下“能够在时间流逝速度相互交错的空间里完成勘测和探索的任务,你们的这位龙族的女士还真是用尽了自己的全力呢。”

    “是么。”转头看了一眼段青怀中的那道双眼紧闭的身影,沉默了片刻的雪灵幻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就是说,显现在她身上的时间根本就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般正常?”

    “不仅是她,你们应该也是一样。”指了指眼前刚刚到达此地的几个人的脸,罗娜的声音仿佛变得低沉了几分“这里是虚空,任何感官上的错觉都将转换成为致命的弱点,若是你们再在外面耽搁一段时间,你们或许会永远迷失在虚空的范围之中吧。”

    “迷失在虚空之中?啊哈哈哈哈,听着可真够吓人的。”定睛望了怀中的芙拉一阵,段青的脸上随后也浮现出一阵刻意的干笑“但既然我们已经成功抵达了这里,她就已经——”

    “不,她做得还不够。”摇着头打断了段青还未说完的话,罗娜转身指向了这片宛如遗迹般的空间前方“因为我们的路程还没有结束呢。”

    “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吗?”四周逐渐变得寂静的氛围中,第一时间履行侦查之职的暗语凝兰率先将自己的询问声由前方的残垣断壁边缘处传回“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当然是我们原本应当到达的地方啦!”由格德迈恩的身后跳了出来,扛着巨斧的朝日东升大摇大摆地指着人群的右侧“既然人齐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正式出发了?我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呢!”

    “如果可能的话,一段时间的休息还是非常必要的。”指了指依然呼吸微弱、此时似乎还没有清醒迹象的芙拉指了指,被询问到的罗娜声音低沉地回答道“当然,这其中也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风险,毕竟就算是这里,时空的扭曲也正在不断地进行着。”

    “不然你们也不会看到这番支离破碎的景象。”她皱了皱自己的眉毛,仿佛正因为眼前出现的这幅画面而显露出苦恼的样子“与我的预想还是有些不同呢。”

    “我同意继续前进。”

    没有注意到罗娜此时的困扰,努力维持着怀抱姿势的段青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缓缓出声“的确不能耽搁更久的时间了,与其花费时间在这里休息,我们还不如赶紧抵达你所提示的那个目的地更合适一些。”

    “没错,我也这么认为。”点了点自己的头,属于雪灵幻冰的声音随后也在玩家的人群中响起“不能让芙拉的努力白费,至于她本身的问题……我们还是暂时先带着她赶路吧。”

    “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罗娜随后也将自己的面容隐藏到了转身向前的动作当中“那就继续前进。”

    “属于虚空的宝库,正在前方欢迎着你们的到来呢。”

    顺着这片由残破的墙壁与天花板逐渐向前延伸完整的方向,她朝周围的人低声示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