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小说网_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_最新小说排行榜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第四站:宴会(三)替换
    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在这个所有人匆匆步伐的途中,几乎是直击心灵。

    就像是刚才中野辛身边的人如退潮远离血腥中央,如今一听有人中毒,当然也是本能后退。

    “麦仙翁是什么”

    “那不是野草的名称吗我记得田野和路边就经常可以看到这种植物,它还有毒啊”

    “嘛呐,毕竟麦仙翁的别称是麦毒草,不小心混在粮食里给畜生吃就会造成食物中毒”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而这么大的动静,混在人群里的柯南一行人自然不可能没有注意到。鞍马博人低下头,灰原的视线落到七濑身上,柯南若有所思。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麦仙翁的味道是带着微苦

    目暮警官此时已经推开人群挤了进来,看到黑泽银的时候一愣“这是黑泽老弟”

    黑泽的称呼一出,再加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粉丝模仿犯罪事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昏迷之人的真实身份,顿时一阵轩然大波。

    “开玩笑的吧第三起案件直接将目标对准两个记者犯人太嚣张了吧”

    目暮警官压低了帽檐,表情凝重,挥手招来千叶和高木,让他们把黑泽银同样送上救护车,然后叫了几个相关人员出来。

    而身为侦探的毛利没有被要求,也是很主动地站了出来。

    “这位先生。”目暮警官看向了七濑,“你刚才是距离黑泽老弟最近的人吧能介绍一下自己,然后简单说明当时的情况吗”

    七濑微微点头,简单自我介绍之后,告诉了目暮警官简化过的故事他和黑泽银站着聊天,但黑泽银在途中一直在那里不停灌酒。灯暗下来没多久,黑泽银就靠到他身上去了。

    七濑开始还以为黑泽银是醉了,怎么叫也叫不醒他,就只好扶着他跟着人群一起走了。

    “在这之中他有接触过什么东西吗”目暮警官问道。

    “没,物品的话他只接触过酒杯,人的话他只和我走得比较近。”

    “那这么说来凶手很可能就在酒里下毒了。”目暮警官托着下巴,“但是这样的话,会场那么多人,凶手到底是怎么让黑泽老弟把那瓶有毒的酒喝下去的”

    “这点很简单。”贝尔摩德看向七濑,微微眯起眼睛,“他酷爱甜食,说不定在会场中会专门取用甜酒,这限制了条件;而小银一直在喝酒,这就给凶手提供了很多机会。”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是怀疑我是下毒的人”七濑挑眉,“别开玩笑了,经过我手的酒就没有到达他手上。恰恰相反,黑泽还专门为我选了酒,要说下手机会他才是更多吧”

    “好了,不要吵了”目暮警官打着圆场,然后看向贝尔摩德,“这位女士,我看你很面善,不知道你是”

    “黑泽贝,我是小银的妈妈,但我并不是和小银一起来的,我在看到他昏迷前甚至不知道他来了这里。”贝尔摩德侧头看向浅间隆一,“隆一可以为我作证。”

    “对,她是我朋友。”浅间隆一冷冷淡淡点头,“我在这之前有注意到黑泽,但他的到来同样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没想到我儿子会把他带过来。”

    “因为黑泽哥哥今天的装扮太不一样了要不是小兰指着他告诉我,我还没发现她。对了,小兰也是在他被七濑先生背着的时候才注意到他的。”小兰解释。

    “原来如此”目暮警官点点头,看向毛利,“毛利老弟,你有什么见解毛利老弟”

    “啊”毛利一下子惊醒过来,转过头不好意思冲目暮警官笑笑,“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好像看到我们家那个小鬼头了,我还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看来是我看岔了,你刚才说了什么”

    目暮警官让身边的高木给毛利解释解释状况,然后自己去另一边看看状况。

    他背后的七濑迈动脚步似乎想要跟上去,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

    医院。

    病床上,青年闭着眼睛躺着,一名警察站在床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近江离开后不久后,一只黑色的猫咪跳上了阳台,扒着窗户往里头窥伺。

    漆黑的眼睛内部划过一串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数据代码,它抬起手拨动了胡须,舔了舔手掌。

    “匹配身体数据成功,目标人物七濑”

    贝尔摩德看着不远处侧对她的七濑不,准确来说是黑泽银假扮的七濑。

    可以说黑泽银假扮的真的很真实了,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不对毕竟黑泽银嗜甜,麦仙翁味苦,怎么说黑泽银都不会去吃那种东西,吃了的话也会一下子就察觉出来,而他的警惕性不会让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靠在别人的身上昏睡还让对方以为他是醉酒了。

    所以贝尔摩德更倾向于另外一种可能性。

    黑泽银和七濑搭话,让毒酒给七濑喝了下去,然后在会场灯光暗下的时候和七濑交换了身份,毕竟他们今天的西装本来就很相似,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区别。

    那杯毒酒可能是黑泽银自己下的毒,或者是别人下的毒被黑泽银转而赠送给了七濑后者的可能性较大,不然前者的话黑泽银完全没必要偷换身份,也不会下这种麻痹神经的微量毒素。

    那么

    还没等贝尔摩德细想,她就看到黑泽银朝着她的方向走来,然后完美地和她擦肩而过,就像是他们是陌生人一样。

    “午安,毛利先生。”黑泽银礼貌性地冲着从高木和千叶那里听来消息、此时正在沉思的毛利小五郎问好。

    “呃”毛利吓了一跳,“怎么了”

    “不知道毛利先生看过新闻没有”黑泽银眯起眼睛,“就是早上轨迹与诡计的新闻涉及到的连环杀人案。”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毛利点头如捣蒜,“这个会场发生的案件正是那个凶手所为。”

    “那毛利先生认为凶手的动机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想要出名想疯了吧。”

    “可今天能来这个地方的宾客不说都是位高权重,也是钱权出众,没必要冒险犯下这种事。”

    “说的也是,但是这边的服务生可不一定等等。”毛利下意识看向高木和千叶,“对了服务生尤其是端着托盘四处送酒的侍应生他最有可能在酒里下毒”

    “我去通知目暮警官”高木离开。

    “说起来如果是侍应生的话,即使是在黑暗中接触中野小姐的行为也很自然。”毛利的手指摩挲下巴,“但是按照目暮警官所说,中野小姐是忽然在他们视线中消失,这点的话侍应生完全没可能做到”

    “很简单。”黑泽银轻笑,“只是视觉上的消失罢了。人挤人,警方也不可能贴身观察,自然是在远处看她,她要是在黑暗中忽然蹲下身,蹲下身之后再也站不起来,就会造成消失的假象。”

    “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毛利道。

    “我马上去告诉目暮警官”千叶也离开。

    “你小子,很不错嘛”

    “当然这一切是建立在如果凶手真的是因为名声而连续杀人的前提下。”黑泽银避开了毛利想要拍他肩膀的动作,“凶手前两起案件都是在被害者工作时下手,但这第三起却在宴会上”

    黑泽银侧头看向不远处的血泊,瞳孔轻微一缩之后,瞳孔放空。

    “或许是有人利用了前面两起案件,执行了第三起案件。”

    “这个人对黑泽银用麦仙翁手下留情,对中野辛却用匕首攻击”

    “有人想针对中野辛,但不想引火烧身,所以选择把这案件和前两起案件联系在一起,为此他不惜对黑泽银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