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苍岭张了张嘴巴,语气里真正充满了一股浓浓的震惊,“这里居然有封禁之海,天啊,哪怕是生命禁区中都很少会出现这种东西啊这个世界里究竟藏着什么宝贝,居然连封禁之海都有了”

    “封禁之海是什么”

    楚晨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而青笋童子也是一脸好奇。

    清远依旧神色郁郁欢,反倒是管莹神色一变,似乎也极为震撼。

    任苍岭叹息一声,开始缓缓讲述起来,而楚晨很快就明白了封禁之海究竟是什么。

    说白了,封禁之海和封印之卵,其实都是上古神话时代才会出现的封印禁制手段。

    在神话时代,只有一些极为重要的宝库、传承之地、宗族秘地等才会有。

    炼化一方虚空化为禁制,这是只有神话才能具备的手段。

    换句话说,凡是封禁之海出现的地方,必然遗留着上古时代某一位神话的东西。

    法宝、秘术、神通、神药、功法等等都有可能。

    封禁之海内部是无限大的,拥有虚空法则,里面有一些特殊的核心封禁,数量不等。

    这些核心封禁才是通过封禁之海的关键,如果不解开那些核心封禁的话,就只能在海水里游一辈子。

    这也是考验,而且是神话亲自留下来的考验

    这边楚晨等人听完了任苍玲的介绍,而青笋童子则从储物法器中取出一块青黑色的石头,一抬手就丢进了海里。

    板砖大小的石头进入海水,并没有直接沉进去,而是漂浮在水面上。

    很快,整个石头的体积开始迅速的变小,就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吞吃了一样。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青黑色的石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每一个封禁之海的属性都不同,看来这个封禁之海的属性是吞噬。”

    任苍岭的表情无比的严肃,“这是最可怕的属性之一,任何东西贸然进入海水中恐怕都会被吞噬。可是如果不进入海水里如何去寻找那些核心封禁这简直就是一处死地啊”

    “这鬼地方”

    管莹皱眉思索了片刻,突然间驱动灵力,指尖光芒闪烁间出现一座青铜古鼎。

    这座鼎比较特别,鼎身呈细长形状,如果不是有着四只鼎足的话,只怕会被人认为是一艘船。

    “玄元水铜打造的避水法器,你居然有这样的好东西”

    任苍岭见状顿时大喜。

    玄元水铜乃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天材地宝,必须要在玄元重水中温养了数千年的荒古青铜才能够吸纳足够的玄元重水之气从而凝练成功。

    玄元重水本身便是天地间的灵宝之一,其与天一真水、炫洞葵水号称仅次于传说中的三光神水的宝物。

    荒古青铜更是铸造法器的绝佳材料。

    这两样宝物凝练融合而成的玄元水铜,堪称绝品宝物。

    以玄元水铜打造的法器天生便有避水之能,纵然是万丈深的海底也能够如履平地。

    这种东西在人简界早就已经不见了,恐怕也只有小仙界里的生命禁区内部的上古遗迹之内才会存在少量的法器,没想到居然被管莹给得到了一座。

    管莹没有说话,驱动灵力操纵玄元水铜铸造的古鼎轻轻的落在海面上。

    肉眼可见古鼎落下的地方,海平面出现了一个凹陷,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了一样。

    平静的海面上荡漾出一层层涟漪,涟漪掠过,凹陷的地方迅速的消失。

    随后,层层叠叠的黑色海水竟然自动向着古鼎蔓延而上,很快就将整座古鼎包围。

    给人的感觉,似乎那海水像是某种贪吃的生物一样要将古鼎给吞噬

    “不好”

    管莹脸色骤然大变,刚要驱动古鼎离开海面,却见到那古鼎居然仿佛烈日下的冰雪一样迅速融化。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古鼎已经消融的干干净净。

    “这海水居然连我的玄元水铜避水鼎都能吞噬”

    管莹脸色充满了惊骇,自从得到这座古鼎之后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哪怕是在威名赫赫的生命禁区毒龙洞里面面对那铺天盖地可以腐蚀天地万物的毒龙湖都能轻松的避开水流如履平地,也正是因为依仗着这件法器,让管莹在毒龙洞里获得了不少好处。

    此时连毒龙液都能完美对付的古鼎居然被海水这么快就溶解吞噬了

    “试试神曲之力吧”

    任苍岭见状知道想要凭借法器之力来进入海水里是不可能的,因此想到了别的方法。

    随着他吹奏古埙,一声声苍凉古朴的乐律声响彻而出。

    一道道冰蓝色的流光在虚空中幻化为一朵似真似幻的冰蓝色莲花,缓缓的向着海水坠落而下。

    “砰”

    冰蓝色莲花下落的速度非常缓慢,然而在与海水接触的刹那间却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平静的海面突然间炸出一个数十丈深的水坑,紧接着,一股磅礴巨力汹涌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任苍岭身上,令他当场就喷出一大口凄厉的鲜血。

    “封禁之海严禁任何形态的灵力接触,否则会触犯禁制,将所有的力量都反震到出手者身上”

    任苍玲脸色变得无比苍白,惊骇欲绝。

    而周围众人见到这一幕则纷纷沉默下来,再也不敢随意试探,一时间除了沉默的楚晨,他们都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就在古乐会众人对这油盐不进的封禁之海一筹莫展的时候,距离众人足有数十万里远的一片虚空中。

    空气仿佛波浪一样分开,随后从里面冲出两道人影,正是段凶以及他背上扛着的一位昏迷少女。

    看到周围的虚空以及下方无边无际的封禁之海,段凶脸色变了变,随后便催动起自己的灵识之力向着四面八方探索。

    封禁之海里的禁制非常强大,纵然是元海境的强者的灵识之力也会被压制,所以最多只能探索到几万里方圆,自然也无法感应到楚晨的丝毫信息。

    “这个混账臭小子,一不小心又被他给摆了一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