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没有办法啊”

    听到身后阴影中的肯定,三代火影只能无奈的再叹了口气,这真的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他其实是不想举办这场中忍考试的,原定计划,至少也需要一两年之后,木叶才能有余裕的举办这场中忍考试。

    只是,一些暗地里的情报,尤其是忍界黑暗面的动向以及针对一些木叶的情报刺探的活动的活跃,包括云隐村的一些隐秘的行动,让他不得不举办这场中忍考试。

    毕竟,其他四大忍村,都已经开始活跃起来了,相比于木叶,除了砂隐之外,岩隐、云隐都已经抢先一步恢复了元气,目前两个村子的后起之秀积累的经验已经相当可观了,尤其是,云隐村的一些尖端战力,其实在第三次忍界大战后都得到了极好的保存,虽然死了三代雷影,并且损失了不少新人优秀忍者,但是,青壮年一代中,尖端战力的比重还是非常高的,新人之中,也有不少已经在任务中小有名气的新人,可以说,无论是老人和新人都有超越木叶之势。

    如果不是有宇智波信彦这个第二个宇智波斑杵在那里,以及当年千叶的余威尚在,恐怕,云隐早就对木叶或明或暗的出手了。

    现在,即便没有出手,雷之国对火之国的政策也慢慢的开始强硬起来了,尤其是通商贸易和忍者任务系统方面的协议,今年的新约,更是将所有的让利全部取消,可以说,雷之国和云隐已经有些感觉到火之国和木叶的状况了。

    同时,随着雷之国的新约协定签订,岩隐村和雾隐村也取消了相当的让利,估计是云隐村已经散布了什么消息。

    现在,两国的新约,还在商定之中,不过因为雷之国的前例在,可以说商定是举步维艰。

    并且,也因为这个事情,木叶周边的敌村活动也是爆炸性的上涨,可以说,是相当的危险了。

    乃至,雾隐村也开始有不同程度的针对木叶活跃举动。

    战争的火药味,其实已经蔓延开来了。

    最终,为了遏制一下这个势头,三代火影不得不借着其他忍村还没有完全摸清楚木叶的底细,开展了这次中忍考试,以求通过这次中忍考试,争取一些恢复元气的经验。

    相对来说,只要成功举办,对木叶来讲,这次中忍考试也是有足够的好处的。

    首先,自然是能够彰显木叶之强,向整个忍界诉说,木叶还不是谁都可以捏的柿子,各国多少会再度忌惮。

    尤其是云隐村,在明确的知道千叶还未死的情况之下,就算他们有什么对付千叶的办法,恐怕,也不想面对一个强大的木叶和千叶。

    多半也是祸水东引,让其他的忍村来触这个霉头。

    而其他的忍村,也不是傻瓜,在看到木叶还是强大的之后,怕也不会上了云隐祸水东引的当,到时候,云隐村在其他忍村中的信誉绝对会下降。

    到时候,云隐要想呼吁针对木叶,就不那么容易了。

    而只要其他忍村信任出现裂隙,那么就能牵制彼此,村子的压力就小了。

    到时候,火药味就算不散去,也淡了。

    其次,这次的中忍考试,村子必然是高负荷运转,每个忍者肯定会被安排到不同的岗位,获得各种各样的经验,这对新人成长来说,这份压力和体验,将会是最好的养料。

    也就是说,这样能够促使新人快速成长,如果顺利的话,会增加不少中坚力量,这也是一种恢复元气的方法。

    想必,到时候,木叶不但能够震慑周围,还可以收获一批拥有相当经验的中坚忍者,巩固实力。

    第三点,则是,对周围小忍村的拉拢,有时候,物资的援助并不能够让小忍村乖乖合作,但是如果再加上强大的武力震慑的话,这些小忍村,就会保持一定的忠心。

    在小忍村重要性上涨的档口,所谓人往高处走,这些小忍村可以接受诸多大忍村的资助和投资,但是,却只会听从一个大忍村的命令。

    那就是,大忍村中的最强者。

    就算不会百分百听从,也会保持一定的和平相处的意愿,到时候无论是策反也好,还是直接吸收也罢,有了这份意愿,木叶在小忍村这方面,就无懈可击。

    毕竟,其他大忍村也不是笨蛋,木叶展现出老牌最强者的力量之后,他们本身对小忍村的信任,也会下降。

    到时候,也不会过多的利用随时可能叛变的小忍村的力量。

    可以说,无形之中,木叶就在小忍村这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某种意义上,直接降低了小忍村的威胁性,相对而言,小忍村的重要性,也会下降。

    所以,即便是勉强,三代火影也不得不举办。

    而且,现在就举办。

    并且,这次中忍考试的举办,自己是罕见的得到了现在不知道在哪处,只有他主动联络而村子永远找不到他的千叶的大力支持的。

    既然千叶都选择支持,那么,三代火影相信,这次中忍考试,可行性绝对是百分之百的。

    只是,在千叶不在的情况下,能否办的完美罢了。

    而他,此时终究是感觉到自己老了,有些时候,真的有些力不从心。

    尤其是,现在大蛇丸的出现,让他生出了一种疲于应付的感觉。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想念那一代的孩子们,和千叶同一代的孩子们。

    尤其是,玖辛奈教出的那三个孩子。

    哪怕,像是已经确认是敌村的间谍的志贺武岳,此时的三代火影也格外想念。

    同时,志贺武岳的队友、老师的面目,也在这个苍老疲惫的老人脑海中盘旋。

    如果

    能够保护好他们,该多好啊

    该多好啊

    而最终,所有的念头,汇聚成这一个深沉的遗憾乃至懊悔不敢的想法。

    唉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最近,老是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啊

    不过,再遗憾,再懊悔也不可能挽回那些过去,此时的三代火影,最后,露出了一抹略略有些自嘲的笑容,终究是将这些懊悔遗憾给抹去了。

    不管怎么说,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接下来,进行下一场比试吧”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月光疾风的声音,再度响起。

    那边小女孩大哭的模样,的确吸引了所有人。

    但是,他这个裁判,还是极其的尽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