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华夏的瑰宝不至于被西方人取走,慧烈和云慈这两大掌门都在拼命而战。

    其实,他们但凡有一丁点的私心,都没有必要拼到这般地步。

    如果装作一切都没看见,也不用负伤了,也不用让自己置身于如此险境了。

    更何况,哪怕他们能够顺利地突破这二十个高手的围攻,接下来等待着他们的,可能还有更强者。

    但饶是如此,无论是云慈,还是慧烈,都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双掌翻飞,剑气如虹,没有一人退缩。

    这就是华夏江湖名门大派的气质,这就是他们的脊梁。

    相比较而言,李龙炎在这方面确实是欠缺了不少。

    此时,他听着外面的喊杀声,面色变得很不好看:“我不想彻底地站在华夏江湖世界的对立面,而如果我和你们同流合污的话,那么,我在这个江湖里,就再也没有容身之地了。”

    这句话说得其实挺在理的,虽然李龙炎恨不得把苏锐直接砍死,可是,后者的身上有着太多的光环了,如今更是已经被各大江湖门派的当成了民族英雄了,如果让人知道,苏锐是死于自己之手,那么李龙炎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个叶普岛的所谓岛主,做事情考虑太多,刚愎自用的同时又很自私,缺少慧烈身上的那种大气。

    “瞻前顾后,你可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耐萨里奥嘲讽地笑了笑:“那么你觉得,如果我们把你扣为人质的话,苏锐会救走你吗”

    “他怎么可能救我”李龙炎呵呵冷笑。

    其实,如果李龙炎被洛佩兹所扣为人质的话,苏锐绝对会出手相救的,这个家伙无论考虑什么问题,都是站在华夏的总体立场之上,更何况,苏锐还要看李秦千月的面子呢。

    “东林寺慧烈前来,请石室中朋友现身”慧烈的声音响起,在这狭窄的通道里面,他的声音气势如虹,滚滚散散,清晰地透过石门传进来,震得人耳膜发疼

    吼完这一声,慧烈的拳头直接穿透了刀光,狠狠的轰在了一名黑衣人的脑袋上

    后者的脑袋一震,随后七窍流血,当场七绝

    “还剩十人”慧烈喊道

    “好”云慈也喊了一声,剑光翻涌,瞬间穿透了一名敌人的心脏,随之喊道:“九个”

    这两大掌门已经浑身是伤了,但是却越战越勇,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听着外面的声音,李龙炎的面色变了变:“是东林寺的慧烈和明月庵的云慈”

    “你的朋友们要来了吗”耐萨里奥微微地笑了笑:“你是希望他们看到的是你的尸体呢,还是看到还在人世的你”

    到了做选择的时候了。

    李龙炎不想束手就擒,可是,那个浑身笼罩在黑衣里的人,却给了他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让人根本不想与之相抗衡。

    “好。”李龙炎眯了眯眼睛:“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

    这简单的四个字,出卖了所有的节操。

    在特定的环境之下,人的转变是很快的,就像是现在,对于李龙炎来说,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大派掌门人,变成了和

    敌人合作的卖国贼,这身份转换的程度着实有点剧烈了。

    洛佩兹听到了李龙炎的话,他摇了摇头:“还不一定会遇到那个小子呢,他或许已经被叶普岛上的爆炸吸引了注意力,当然,有可能他已经被炸死在那里了。”

    “呵呵,我可不认为,阿波罗会如此轻易的被炸死。”耐萨里奥说道。

    很显然,他是非常了解苏锐的:“他总是出现在我们最不希望看到他出现的地方,但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杀掉外面的那两个人。”

    听了耐萨里奥的话,再听听外面的喊杀声与打斗声,洛佩兹的眼底有着一丝阴霾:“两个超级高手,真的很难得。”

    他带来的这些手下,若是放在外面,个个都是能够横扫一方的存在,可是,这么精锐的部下,竟然快要被慧烈和云慈吃掉三分之二了

    这两人的实力确实是极强的,绝对代表了华夏江湖的顶尖水平

    “你的那些手下能阻挡住他们吗”耐萨里奥问向洛佩兹。

    “当然可以,而且,若是利用地形优势的话,会更容易一些。”洛佩兹轻轻地摇了摇头:“哪怕他们的身手很强,在刚刚的狭窄通道里面也无法完全发挥出全部的威力,能够打到现在,恐怕已经浑身是伤了吧。”

    洛佩兹估计的没错。

    慧烈的身上有着四道刀伤,其中有一道还是从肋下穿过的贯穿伤,虽然并不致命,但是那不断流失的鲜血,却会对他的战斗力形成极大的影响。

    云慈的伤势比慧烈要更重一些,她的情绪受到慧烈的感染,也抱了必死之心,水月剑法硬是被她用出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感觉。

    但是,由于身上的七八道刀伤,此时的云慈终究到了力有不逮的程度了。

    她的那一件长袍,已经是快要被鲜血染透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衣服上的暗红色,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她自己的血。

    “给我让开”云慈喊了一声,水月剑一挥,荡开了敌人的长刀,随后手腕一抖,锋利的剑锋便直接刺穿了眼前敌人的喉咙了

    就在云慈杀掉眼前敌人的时候,旁边的黑衣人忽然甩出了长刀,直接穿透了云慈的肩膀

    这一下,让云慈的身形晃了一晃,右手的长剑差点握不住了

    慧烈本来正在激战之中,见到云慈受创,当即从地上挑起了一把长刀,随后猛然一掷

    这一把长刀简直就像是导弹一样,速度快到了极点,似乎都能够割开空间

    这长刀刚刚脱离了慧烈的手,就已经穿透了一个黑衣人的身体

    这个黑衣人,就是刚刚袭击云慈的那个

    这个家伙还以为自己重伤了华夏高手呢,可是他都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下一秒便殒命了

    慧烈那一刀,直接刺爆了他的心脏

    其实,这十几个人,和慧烈的差距并不算特别大,在这种程度的对战上,他们都可以用力量来护住自身,有时候是完全可以达到金钟罩铁布衫的效果的

    由此可见,慧烈挥出这一刀的时候,究竟用了多大的力量

    这个平日里瘦削的中年和尚,身体里面

    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

    刚刚这爆炸性的一掷,也让慧烈身上的那些伤口迸出了更多的血液了

    然而,拦在前面的敌人还有六个

    “你们这两个老家伙,去死吧”一个黑衣人吼道,又扑了上来,长刀直接劈向云慈的头部。

    慧烈在一刀穿透敌人之后,动作没有丝毫停留,瞬间抢到了云慈的身前,双掌齐出,一掌拍在刀身上,另外一掌则是击中了这个黑衣人的肩膀

    这个黑衣人的身形一个趔趄,随后,他身边的同伴已经举起刀来,眼看着就要劈到慧烈的脖子之上了

    “二位前辈,我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寒芒席卷而来,越过了慧烈和云慈,直接劈到了那个袭击者的手腕上

    唰

    那只手直接就被砍掉了,手腕断口光滑平整,鲜血狂喷而出

    随后,这个突然杀出的身影,已经狠狠的撞进了那个断手黑衣人的怀里面了

    当然,这个时候,长刀已经顺势捅进了对方的心脏部位了

    “翠松山夜莺,前来支援二位前辈。”那个黑衣姑娘马尾辫一甩,说道。

    慧烈说道:“多谢夜莺姑娘出手相助,还剩五个敌人,我们联手。”

    以三对五,这一下,敌人的心里面一下子没底了。

    地上已经躺了十五个同伴的尸体了,敌人又有新的生力军加入,那么,他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

    就在这群家伙犹豫的一刹那,夜莺已经忽然杀出,一刀削断了其中一人的小腿

    随后,长刀自下而上,直接从这个敌人的小腹位置切了进去

    这一刀可谓是足够血腥,但也足够致命,直接把眼前这个男人的脏腑全都给切成了两半

    夜莺并不是好杀之人,但是眼下这种情况,她只能拼尽全力冲进去支援苏锐

    若是论起实力来,夜莺自然是比不上两位前辈的,但是,一对一的拼掉敌人,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五分钟后,三个人已经站在了那石门的前面了。

    二十名被洛佩兹苦心培养的手下,尽皆伏诛。

    夜莺倒是没受什么伤,慧烈和云慈身上的衣袍却几乎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了。

    尤其是云慈,这位明月庵掌门,此时被夜莺搀着,估计她剩余的战斗力已经不足三成了。

    蚁多咬死象,更何况,这些敌人并不是蚂蚁。

    “真是有意思。”洛佩兹看着出现在身前的三个华夏高手,微微一笑,说道:“终归还是要和你们刀兵相见。”

    夜莺冷冷地说道:“早就已经拔刀相向了。”

    “龙炎兄,你怎么会在这里”看着站在耐萨里奥身边的李龙炎,慧烈皱着眉头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李龙炎嘲讽的冷笑道:“因为,这里是我的地盘,东林寺难道想据为己有”

    李龙炎这么说,确实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管是不是你的地盘,我都不想看到你站在华夏江湖的对立面。”慧烈说道,他显然已经看穿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