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大野木你这小子就算是一把年纪了也还是不长进啊,这两下子不疼不痒的啊。”

    秽土转生之后的斑拥有着巅峰状态时的身体,虽然没有生机的身体在活性和反应上都要差些,但好在可以享受一对轮回眼的利好。

    而斑也在战斗中不断的摸索着轮回眼的能力,还活着的时候斑开启轮回眼时,身体已经虚弱老迈不堪大用了,对于轮回眼的理解也还停留在比较浅层。使用现在的身体,和五影交战的过程中,他对轮回眼的理解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果然是这样的,轮回眼可以吸收忍术的伤害,看来只有体术能对他造成伤害了。”

    雷影见大野木的尘遁都没有给斑造成伤害,双手拳头紧攥让查克拉再度暴涨了几分,在他看来眼下似乎只有自己和纲手能形成有效的进攻。

    “慢着雷影,不要急着进攻,你看清楚了,我的尘遁虽然没有对斑造成伤害,可是他周围的空间依然被尘遁给剥离了,这就说明他只有双手接触到的时候才可以抵消忍术,也就是说他的轮回眼只是豁免自己,却无法阻止周围环境的改变。水影,或许你可以给我们制造条件,组织新一轮的攻击。”

    凭借远超旁人的战斗经验,土影成为了核心,他总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出来有效的计划。

    “我明白了。”

    照美冥没有废话,使用沸遁巧雾之术制造出来大量的高温腐蚀性气体朝着斑笼罩了过去。面对着斑这样的敌人,照美冥完全就没留有任何余地,这场酸雾的范围大的可怕。

    “哼,沸遁吗还真是少见,可惜只要是忍术就对我没有用,何况还有须佐能乎。”

    须佐能乎之中的斑满不在乎的说着,之前在使用天碍震星这种同归于尽的招式之后,尚在恢复过程中的斑被五影打了一个猝不及防,如果不是他及时使用须佐能乎,现在的他早已经被封印在无尽的黄沙之中了。

    不过很快斑就发现不对劲了,这酸雾并不是集中在一点上攻击他,这就使他很难一次性将其吸收殆尽,而这种超强腐蚀性的酸雾虽然不足以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可终究是一个威胁,不能容留太长的时间。

    “咝”

    斑的心里正这样想着,就看须佐能乎的表面冒起了一阵阵白烟,尽管是很轻微的腐蚀,但须佐能乎确实受到了伤害

    “糟了”

    斑顿时领悟到了这酸雾只是一个开始,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须佐能乎猛然遭到了剧烈的冲击。

    正是在照美冥使用酸雾笼罩住斑的时候,我爱罗用砂子制造出了一柄巨大的尖锥,百分百威力的雷影站在尖锥上,被土影同时用轻重岩之术改变了重量,因此砂子尖锥和雷影同时达到了速度的极致。

    “嘎吱”

    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斑惊愕的看着须佐能乎竟然被砂锥戳出了一条裂缝,可还没等他的惊讶结束,雷影的攻击再度赶到。

    砂锥被须佐能乎给强行停止了,可砂锥之上的雷影却依然是保持着超高的速度,而且在砂锥被止住的那一瞬间,雷影又抓住了时机发力为自己再次加速,终于他在砂锥给须佐能乎造成裂缝的基础上,砸开了斑的防御,一拳捶在了斑的脸上。

    “”

    这一瞬间,斑的脑子是懵的,在他的记忆中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打过脸了。然而这还没有结束,遭受猛烈冲击的斑撞裂了须佐能乎,从另一边飞了出去,可就在他飞行的路线上纲手早已做好了准备,无比沉重的一脚踹在了斑的后背上

    斑就好像是皮球一样,被踹的生生改变了一个方向,而斑飞过去的方向正是大野木和我爱罗所在的方向。

    “砰”

    就好像是被稳稳接住的棒球一样,大野木制造出来的岩石巨人一把就将斑抱在了怀里。保住斑之后岩石巨人一弯腰变成了一个实心的石球,而我爱罗则是在这石球之外一层层的围上砂子,势必将斑一举封印在此

    “就要成功了”

    看着封印就要彻底完成,五影的心里都浮上了一丝喜意,可就在这即将成功之际,一股巨大的冲击袭向了五影,将他们全都推的倒退了上百米

    “你们这群混蛋,彻底激怒我了”

    使用超神罗天征强行破开了封印的斑满身狼狈,双眼冒火似的足见他此时的愤怒。之前的斑还只是抱着一个审视的态度和五影交手,似乎在他心里就没有把五影当做对等的敌手,可现在身上的狼狈让斑意识到是他自大了。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想死,那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最终的姿态吧”

    斑双手结出一个寅印,浑身爆发出湛蓝色的查克拉,一瞬间似乎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颤,下一刻斑就再次以须佐能乎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可是和之前的须佐能乎完全不同,此刻的须佐能乎更加高大,身躯之上还罩着一副大天狗铠甲,背后的双翅奋力振开,那气浪将整个地皮都刮下去三层

    “感恩吧这是除了柱间以外还没人看到过的姿态”

    斑近乎癫狂的怒吼着,拔出了身上佩戴的两把长剑,奋力的朝着五影斩了过去。

    “”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五影胆颤,危机时分我爱罗只得召唤出砂子形成一面护盾去抵挡斑的剑,可是砂子怎么能挡得住斑这含恨一剑砂盾在须佐能乎的面前就像是一张薄薄的草纸一样,轻而易举的就被撕裂

    “轰”

    与其说是斩击,倒不如说是泰山压顶,一剑斩下整个大地都为之颤动

    “这样的敌人到底该怎么战胜”

    乱石堆中,照美冥不禁说出了这样的话,眼前的斑已经是超出了常人理解的存在。

    “不能就这么放弃”

    大野木勉力站了起来,之前封印的失败和此时斑的疯狂让他的心中也产生了一丝绝望,但是随后大野木就意识到了现在的他不能放弃,现在的他俨然是五影中的主心骨,如果要是连他都放弃了,那局面很有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他必须要坚持下来。

    “呵呵,大野木,还挺有骨气的吗,怎么现在的你有勇气反抗我了”

    看到本来已经倒地的大野木再度站了起来,斑摆出了一副俯瞰众生的姿态轻蔑的说到。大野木挺直了老腰,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回想起了年轻时无力反抗的自己。

    “斑忍界绝不是你想的那么脆弱你的阴谋绝对不会得逞为了千千万万的人,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到死我们都不会停止反抗”

    “呵呵说的真好听,那么我就满足你的愿望,送你去死吧”

    斑说着话,举起了手中的巨剑,朝着五影斩了过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没有意义,五影用尽全身的来表示并未放弃反抗,似乎就这样来迎接自己的终焉。

    “轰”

    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斑挥剑发力的最关键的一刹那,须佐能乎的脚下竟然发生了塌方使得须佐能乎整个身子都是一歪

    “尘遁原界剥离之术”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大野木及时抓住了这个时机,忍术开到了最大功率,打到了须佐能乎的胸口之上接着就是更令人想不到的,须佐能乎居然一个倒仰摔在了地上

    “开玩笑的吧宇智波斑竟然跌了一个跟头”

    照美冥此时脸上就像是挂满了问号,摔跟头这种事似乎无论如何也不该发生在宇智波斑的身上。

    “各位大人,请放开手脚与宇智波斑一战我们将会是你们的最强护盾”

    就在这时,五影的脑海之中响起了鹿丸的声音。在这一片战场之外很远的地方,由鹿丸、黑土等人带领的两千名联军,此时也已经集结完毕,遥遥的为五影进行着支援。

    “是鹿丸吗你们辛苦了”

    纲手听出了鹿丸的声音,艰难的站了起来,使用通灵之术召唤出了蛞蝓,为五影补充着查克拉的同时说道。

    “各位,组织新一轮的进攻吧”

    远处阵地上,鹿丸双眼紧闭已经彻底放弃了视觉,将自己的感观都交给了井野。在心灵忍术的辅助下,鹿丸使用影触手将查克拉中继器插到准确的位置,与深埋在地下的查克拉中继器成功建立起了链接。

    “宁次,佐井,各位影那里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将最清晰的画面传到我这里。”

    五影与斑交战的高空,佐井正操控着墨鸟飞行,宽阔的鸟背上除了佐井还搭乘着宁次,而在鸟嘴之中则衔着一只中继器。鹿丸、佐井、宁次就是凭借着它将精神连接到了一起。

    “就看我的吧。”

    在脑海之中回应了鹿丸之后,佐井不断的变换着位置,防止受到战场的波及,而宁次则是在第一时间完成观测,在白眼的视野当中,五影也好还是斑也好,查克拉的动向都被宁次准备的捕捉着。

    “诸位,在前方接受我们支援的是五影,他们正在和最强大的敌人战斗,坚决不能出现一点差错,开始吧”

    随着鹿丸的一声令下,这个由两千名忍者、居于五个方位组成的大型法阵开始了运转。海量的精神力通过地下,对战场的形势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随着几声巨响,斑倒下的那一片土地已经不单是塌方那么简单了,以须佐能乎为中心,地向四周陷的越来越深越来越大,几乎只是几个眨眼之间就已经下陷了数百米

    “愚蠢以为这样就能限制住我了吗”

    对于周围环境的变化,斑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寻常的土遁忍术罢了,根本就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斑的须佐能乎双翅一振就要飞上来。可没等他飞起来多高,周围因土地下陷露出来的土壁之上竟然钻出了十数条以岩浆构成的炎龙而在天坑之上五影脚下的地势突然又拔高了起来,接着又像是摆开了一张馅饼一般,将一条地下河流生生的抬到了地表上。

    “诸位,看起来地形被改造的对咱们绝对的有利了,既然这样咱们就放开手脚干吧”

    得到了蛞蝓的治疗,大野木的精神为之一振。

    “好”

    其余四影高声回应,霎时间五影显得无比的安心,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并非是孤立无援,在他们的身后站着整个忍界

    再度开始的战斗烈度比上一次提升了数倍,在联军的支援下,这一方战场就像是一块橡皮泥一样,被斑、五影和联军反复的捶打。战斗已经由之前的平面变成了一个立体,这里变成一个巨大的熔炉,一个熔炼人意志的天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