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初九,杨景行轻手轻脚下床的时候才五点半,先绕过床去关掉女朋友的手机闹钟,要留心着说自己大多左侧卧其实爱翻身这会正枕着自己半个右手掌脖子很后仰一睁眼就能看到床头柜的姑娘。

    早餐单子是何沛媛昨天就计划好的,范氏蛋饺还是用蒸的,速冻小馄饨和水果麦片也简单,杨景行都不用看说明书。

    准备得差不多后就上楼去叫人,何沛媛好像也适应这床了,真的左侧卧了也没发现人不见了,长发缠面她也睡得香。

    不过女生对快门声真是好敏感,才低低响了三声这姑娘就从恍惚睁眼变高度戒备“干嘛!?”

    杨景行对着手机乐,看表情就不是好人……

    天呀,居然把自己拍得这么丑,而且你杨某人还先不守信用,何沛媛也翻脸了,就要穿衣服去机场“你这么早肯定想去见人!”

    杨景行是想表现体贴“老婆昨天太辛苦了该多睡一会,我不能竭泽而渔吧。”

    何沛媛一下扑上去开始厮打臭流氓,来呀,谁怕谁!

    都没洗漱,何沛媛是穿着睡衣吃完了早餐再送男朋友出门。看样子这姑娘还是不太服气,拉拉扯扯亲亲吻吻,但是也下不了决心再挑战。

    七点只差一刻了,杨景行还是又放下东西把女朋友当树袋熊一样抱起来“还哭,别人都有老婆送到机场,我还要打车,你还不加油。”

    何沛媛是边磨蹭脸颊边想理由“……才不想在机场哭。”

    杨景行就想得美“让人看看我这么美的老婆有多舍不得我呀。”

    “老公。”何沛媛好像失去个人风格了“我爱你……”

    不过杨景行到平京落地后的第一个电话却是打给李孚的“白哥找我?”

    李孚哈哈两声“在浦海没?”

    过年都没打个招呼的人,杨景行还是挺朋友“刚到平京,怎么有酒喝?”

    “猜你就在飞机上,我在重庆。”李孚还沉吟了一下“老严要去援疆。”

    杨景行郑重起来“什么时候?定了?”

    “昨天跟我说的,十九出发,能过元宵。”李孚有点犯愁“不过还没跟老婆汇报。”

    杨景行讲得轻松“晚说不如早说,去多长时间?”

    “至少一年,一般两年。他们这次是全市抽调精英,都奔一线的。”李孚真是严光永亲兄弟“回来应该可以转岗,他还想干刑侦。”

    杨景行支持“以后公安局有人了。”

    李孚呵呵“先打好基础搞好关系。我明天回去,老毕小曾应该有时间,老张也叫出来热÷书一热÷书。”

    杨景行也想参加“什么时间?后天行不行?”

    李孚还没主意“看老严,他这几天应该不会太忙,回头问他了给你消息。”

    杨景行嗯“好,你来安排。”

    李孚也有想法“男人热÷书一热÷书,不然轮不到我们说话。”

    杨景行哈“那是你……”

    刚跟诗人说完杨景行就迫不及待打给何沛媛当八婆,不过正是午饭时间,得小心着点“准备吃没?”

    “你到了?”何沛媛这会已经完全没了分别的伤感“我们去古北吃。”好像是在车里,但是没别人说话。

    “跑那么远?”杨景行想说事“谁开车?”

    “我在小洁的车上,翩翩带我们去吃蟹粉捞饭。”何沛媛更看重的是“帮菲菲看下房。”

    于菲菲也在车上“借口,我买不起。”

    杨景行问“都去呀?”

    “老齐去开会了,瞎子旋子也没来。”

    “你们好好吃,我打车了,有个事发短信跟你说……”

    “援疆”这个东西何沛媛应该不太明白,李孚的安排又有点多,杨景行这短信就写得比较长。

    何沛媛回信倒是挺快不去!辞职!

    杨景行好办法,以后媛媛就不能拿小洁老公比我了……

    平京的流行音乐朋友们也算是隆重招待著名作曲家,怎么皇城脚下见多世面的人反而更把新闻联播当一回事,可能是因为都有一把年纪了,看得多就被洗脑了。相比之下,前几天邵磊也在尚浦高中零三三班的同学录发布了一条“著名作曲家杨景行”的简讯,也有不少同学给邵校草捧场在帖子里讨论求证,但是大家都比较冷静客观,都没一个人说要请杨景行喝酒的,更有胡齐浩发表了“活在新闻联播里”这种让谭东也赞叹的一针见血警世名言。要是有热心人把那篇更像时事评论的“another adeha”拿来普及一下,杨景行可能还要背上什么罪名。

    也是因为听了不少忠言逆耳吧,杨景行被前辈们一顿猛灌之后也还是保持了虚心平和,没有成功感悟也没有慷慨激昂,酒桌上还时不时分心发短信,没一点艺术家的气质。

    年过不惑的反而侃侃而谈,虽然没人听过第二交响曲但一个个都显得很了解。这个说学院派是搞研究的,出概念出理论,方向是正确了但推广应上用还得靠这伙做劳动人民市场的,所以今后大家再不能只是把民乐国乐当成点缀甚至噱头了,再有请一把二胡在台上走个过场拉一段不明不白的搞法就是对不住四零二的理论突破了。另一个认为与其说是理论不如说是一种观念,不过观念似乎比理论更难推广……

    新专辑中没有使用民乐元素的徐安可要发着酒劲说明,专辑定位可是在理论诞生之前敲定的。

    四零二当然要说形式反而是退而求其次,徐安的音乐也没有固定模式呀,但是别人一听都会说就是徐安的味道,风格这才是境界。

    摇滚中年们群起而攻之,你四零二可别说这种话,这次新专辑可就难保能让歌迷一耳朵听出徐安味道了。不过这不算冒险更不是坏事,包括探班的同行也是认定新专辑的编曲是挖掘了徐安的风格实力的,在那么精彩的编曲包裹之下歌本身不显单薄更是实力的证明,坦白说童伊纯那张虽然也很有业内口碑但是更多感觉歌是靠编曲撑着的。

    徐安也是谦虚人“画了两手简笔请雕刻大师做个金框。”

    大家好笑那也值钱了,而且这雕刻师还慢工出细活。

    杨景行不仅没不好意思还变本加厉,说过两天自己可能又要请假。有人就关心制作人是不是有什么事,一会就要看手机,也有前辈理解地判断肯定是要过情人节。

    杨景行还是要点脸的,说明了事情原委。饭桌上一片支持,不过挺好奇特警跟二胡演奏家是怎么结合起来的?听四零二一说,有两个在童伊纯的演唱会上见过邵芳洁的就赞叹这位警官的妈妈可真是胆大心细更会挑。没说的,为了祖国繁荣稳定音乐人们也抓紧时间提高效率吧,让四零二安心回去为人民卫士践饯行。

    可是杨景行的几十条短信并没让女朋友改变想法,别说什么责任总要人来做,何沛媛知道为什么特警大多是未婚年轻人。严光永也干了这么多年了,不能一直担着这个责任到老吧?人家现在结婚了,有家室了,说不定小洁肚子里都有宝宝了!以前十天八天的小洁还能忍,一个月也勉强熬,可是一年两年……何沛媛自己还是父母亲人在身边的,只和男朋友分开几天心里都空落落,人家小洁要送别的是丈夫呀,而且是送去有危险的地方,哪个女人受得了!结婚干嘛呀?小洁支持她?我何沛媛不支持小洁支持他。

    夫妻俩的事两个旁人是讨论不出结果的,何沛媛虽然先保留自己的意见,但是之前义正辞严拒绝情人节的姑娘还是百分百支持杨景行随时赶回浦海,多一个朋友也让严光永多一份安心。何沛媛还透露她之前对李孚的印象并不是很好,说不上为什么就是一种感觉,但是这件事李孚还是办得不差,邀请张毅捷也是可以的应该的有好处的。

    不过比起男人们,伙伴们能为小洁做什么应该更重要,这个事情对小洁很可能算得上是沉重打击,何沛媛恨不得马上就跟年晴聊聊。老齐肯定也是知道的,不过今天这两位好像都没啥异常。唉,这么残酷的消息,小洁自己反而是最后才知道的吗?

    杨景行担心不了那么多得抓紧干活,连现女友下班后跟前女友的闺蜜聊了些什么都没心思细打听。更过分的是睡前电话只有一刻钟时间,哪够日理万机的何沛媛搞总结呢。从最不重要的说起吧,季杨天琳下午终于来碰面了,虽然对方表现得已经忘记但何沛媛还是主动谢谢那几瓶浦海也买得到的神仙水之类。真不想欠这个人情,可是回送只会更麻烦。

    李顺凯这次倒是积极办事,提前到小姨家里等着把购物卡取走了,最晚后天就送钱来,更是强硬拒绝了表妹“超过两万五的就当中介费”的提议。

    年晴就没义气了,居然说她小学就可以几个月半年不见父母,小洁不见个男人没关系……不过何沛媛也警惕了,这事自己不能表现得过于积极,不然可能又要费人口舌。

    李孚就就可以问心无愧地热心,星期六一早就通知杨景行不比着急赶回去了。诗人跟特警简直像闺蜜,李孚都知道严光永昨天晚上是怎么好酒好菜讨好老婆的,但是效果并不显著,邵芳洁是真人不露相情绪化起来也挺凶恶的。不过严光永真男人,坚信自己能在这个周末安抚好家人。

    领导也体恤,严光永下周只需要朝九晚五,所以李孚就把男人热÷书会时间安排在周三晚上。女生们就随她们自己,反正男女要分开。李孚也不用杨景行帮忙,另外几位家属他都会联系妥当,就张毅捷还不熟不过男人之间好说话。

    立志在正月拿到本本的何沛媛周末要加油练车没时间理会杨景行,倒是要好久没打过电话的王蕊似乎想起来还有个闺蜜“可以说话吗?”

    “说。”杨景行还挺欢喜“请我喝酒?”

    “老毕有事问你。”王蕊都不多讲一个字。

    毕海洋也是开门见山“什么时候回来?”

    “十六中午。”杨景行聪明“李孚跟你们讲好了?”

    “上午来了电话。”毕海洋好像没那么踊跃“我跟他们谈话不多不是很了解……我妈有个多年的朋友,丈夫是个老政法,官不大,不知道能不能找找朋友,试一试。”

    这事跟杨景行有多大关系叫他怎么说呢,他都犹豫了“我跟何沛媛的第一反应也是想想办法……不过老严跟我们不一样,他的工作职责和家庭责任有直接关系,我们平时可以偷个懒耍个滑,可是到老严那可能就是人格问题,我感觉老严和邵芳洁他们俩都是很看重这个的。”

    毕海洋又沉吟了一下“……那就见面聊,酒我只能说尽量,最近胃不太好。”

    杨景行安抚“喝不了多少酒,张毅捷不能喝,我也不爱喝。”

    毕海洋就放心了“行,就这么说。”

    “阿怪阿怪……”王蕊挺着急的“如果你是特警,媛媛会不会同意你去?”

    杨景行也问“你同不同意老毕?”

    “不同意!”

    杨景行讨骂“老毕你家教成问题呀……”

    闺蜜并没骂人,但是晚饭时间何沛媛接男朋友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喝问“你是说老毕家教做得不好吗?”

    杨景行干哈哈“哪敢哪敢,面子话,纯粹做贼心虚贼喊捉贼。”

    何沛媛哼和“那是你家教不好咯?”

    杨景行解释“你媛媛家教太好了,把我教得好,我怕被看出来呀,要谦虚嘛。”

    “谦虚你个头。”何沛媛怒叫一声了再神秘“你害王蕊挨骂了知道吗!?”

    这下可惨,杨景行得罪太多人了。毕海洋本来不想打扰别人家事的,是王蕊非缠着他“想办法”,还用“同居后面临的第一个分歧”来唬未婚夫。可是在两口子好不容易团结下来一片好心后,你杨景行真是大义凛然啊,好像还是别人多管闲事了,害得王蕊被毕海洋狠狠训了一顿。王蕊当然只能找朋友哭诉,杨景行太不像话了,恨屋及乌,本来想分何沛媛一把手工精心打造檀木梳子的计划就作罢了。痛失友谊之梳的巨大损失,你弥补得上吗?

    杨景行也会转移矛盾了“我去问问老毕什么意思,谁要他梳子了?”

    “他又没给我做,做给她老婆的,他老婆送给我不行!”

    “他老婆几个头?”

    算了算了,不跟臭无赖一般见识浪费时间,何沛媛还是关心一下音乐事业吧“学校怎么样了?”

    校考肯定结束了,但是还没人给杨主任来消息。何沛媛很高兴,要是真有人拿流氓当干部这世道就有大问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