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真是个带善人。

    五根指头轮番敲着桌子,看到胡吃海喝满嘴流油的红白公主,我不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还是没能忍心下来将她扔出去,结果就是,不仅艾卡莱伊意外给她准备的份,连我自己的份也被蹭了不少。

    这货是多少天没吃饭了节操真那么不值钱,一分都卖不出去

    好吧,那也得是看谁的节操,比如说身为救世主,我的节操就很值钱了,千金难买,相比之下,就如同是美少女香喷喷的粗长腿毛和死肥宅脏兮兮的细长腿毛。

    其实我老早就有一个疑问,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了用一些奇奇怪怪又莫名带着点恶心感的比喻呢

    或许是想将这股恶念电波传达给对面还在大快朵颐的红白公主吧。

    艾卡莱伊的手艺虽然远远不及维拉丝和碧丝,在我刚认识她的时候,甚至难以称得上及格,不过在碧丝的熏陶下,慢慢也成长起来,如今能打上一个良的分数。

    纵使如此,我认为这也算是本该完璧无瑕的白龙小姐姐,唯一的一点小小瑕疵了,观其貌,那就是完美人妻的标杆,应该自带ax级厨艺才对,恶龙蕾娜的厨艺也不咋滴,只会烤鱼还烤的一般般,本以为瓦尔特大叔带的豪华便当是来自洛伊尔阿姨的手艺,之后了解到原来是龙仆做的。

    或许巨龙和厨艺有点绝缘我该不会是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惊天秘密吧不会被杀熊取掌吧

    想远了,我是说如今白龙小姐姐的手艺也能称得上美味,最最重要的是饱含着她的一片心意,结果被红白公主这货狼吞虎咽,真是糟蹋了。

    所以白龙小姐姐,快点把这家伙赶出去吧,我败了,看你了

    结果艾卡莱伊像小侍女一样站在桌旁,很开心的在笑,大概是一直对厨艺没有信心难得见到有人如此吃相吧,旁边的莉莉丝也满脸的期待。

    好像在说,老师,也有我一份哦,味道怎么样莉莉丝的手艺还行吗

    我自是理所当然的竖起了大拇指,这可是宝贝学生难得的一份心意,怎么能全给红白公主糟蹋了。

    正要加入抢食,外面走进来一群人,问也不问,三两下将桌上剩余的点心都给拿走了。

    “训练了一整天,肚子正好饿的咕咕叫,回来有吃的感觉真好。”老马叼着一块,手里拿着两块,满脸都是苦尽甘来的幸福感。

    “我觉得呢,回来可不仅有吃。”

    “嗯”老马还没反应过来,用天真而愚蠢的眼神瞧着我。

    “还有喝”

    一记升龙拳,老马成功螺旋升天,脑袋镶嵌在天花上变成了盏吊灯。

    其余人见了,赶紧三两口吃下赃物,消灭罪证,然后试图转移话题。

    “吴老弟呀,你今个怎么那么早回,可不像平时的你呀。”

    “我累了,该歇了。”脑筋一转,不能将新招式开发完毕的事情告诉他们,我也要留一手,学学那些学霸,表面嘻嘻哈哈,私下黄冈兵法。

    “确实,表哥你应该多歇息一点喵,最近连陪我们的时间都没有了喵。”侍女三人组也回来了,菲妮嚷嚷个不停,好像我有时间就会陪她,家里等着我陪的妻子们难道就不香

    “诶嘿,错了,应该是陪碧丝才对喵。”忽然杀了一记卖萌回马枪,敲着额头改口的菲妮,让我一时愣住,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碧丝。

    “那那那那个,菲妮是说,是说长老大人最近都没有来绿林酒吧了。”碧丝比手画脚的,在脸上的红晕渗透到脖子根以前解释清楚。

    但是很可惜,红晕依然没过啦,维拉丝体质真不是盖的。

    “我最近没去绿林酒吧”歪头一想,不对呀,应该有吧,最近摸鱼的次数还是挺多的。

    就在这时,外面又走回来两个高大身影,其中一个自以为很懂开口。

    “你们这么做吴师弟是永远听不懂的,还是让我来吧,简单来说就是”

    然后,二师兄那张八开四方脸,深深嵌入了一柄铲子,看起来滑稽之余,又有几分可怜。

    碧丝茫然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娟秀小手,再看看西雅图克的八开四方锅铲脸,好像在疑惑,自己的锅铲怎么会跑到对面脸上呢

    大家面面相觑,碧丝的表情不像在演戏,她也不擅长演戏,或许是真的没有意识到二师兄脸上的锅铲就是她给糊上去的

    我觉得这种时候必须站出来说点什么,于是小小的法槌重重一敲。

    “犯人已经很明显,是锅铲先动的手”

    还好二师兄没有成步堂化,到是碧丝仍有些难以释怀,因为那毕竟是她的锅铲。

    “碧丝,这不是你的错。”

    “但是”

    “锅铲的错。”

    “但那是我的锅铲。”

    “二师兄也有错。”

    “可是”

    “你只一无所知的受害者,对吧,艾卡莱伊。”

    “诶,没错,碧丝做的很对。”

    “咦”

    “她的意思是说,你什么也没做,这样很对。”

    我轻咳数声,想赶紧的结束这个话题,至于二师兄,就让他继续和锅铲糊在一起吧,看着意外的般配呢。

    “卡洛斯师兄,这几天几乎没有回,训练有什么进展吗”

    “卓有成效。”

    “哦能具体说说看吗”

    以大师兄的性格,能说出这种话,那肯定是效果拔群了,这让我很好奇,两人的进步速度已经够快了,这些巨龙还能有什么手段可以帮助他们。

    莫非是上帝的亲儿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还是说直接塞了套神器,或是拔苗助长的手段我可得问清楚。

    “时间紧迫,所以办法有些取巧,但确实很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我和西雅图克的战斗力。”大师兄也学坏了,那张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羡慕的英俊脸庞上露出了蜜汁笑容,卖了个关子,让人可气。

    可惜卡洁儿不在,否则分分钟让你哭出来。

    我回过头看向二师兄,顺便将他脸上的锅铲拔出来,给扔了,虽然碧丝很不舍的样子但毕竟糊过二师兄的脸,省得以后吃碧丝做的饭菜,都能在碗碟上看到二师兄那张跟随着流星一起消逝的饱含离别笑容的大脸。

    改天我亲自给碧丝打造一柄吧,虽然只擅长修理活,但区区一把锅铲还是能打造出来的,说不定还能附带点奇特而有用的属性,譬如说当面穆矮冬瓜给维拉丝打造的平底锅,拍起来就很棒棒了。

    二师兄真男人,不会和区区一介弱女子计较,只能吃下这个闷亏,我的求知欲眼神也十分到位,准确无误戳中了他的闷骚一面。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温格大爷见我和卡洛斯这家伙够默契,给我们指明了一条新道路,让我们尝试一下能不能同步气场。”

    “同步气场”我挠挠头,表示啥玩意呀,从没听说过,是我读书少还是你话太骚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卡洛斯你说吧。”二师兄也表示我读书也少,让你妈文化人来卖弄。

    “其实我也不大明白,本质上就是让我和西雅图克的力量能够尽可能的融合,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譬如说我的光环和他的战吼互相叠加。”

    “本来光环和战吼就能增幅队友的呀。”

    “是这样没错,但每个人能承受的增益技能有限,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如果我和西雅图克能做到气场同步,就能享受更多的增益,大概是这个意思,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如果能更进一步,互相借势,招式发挥出数倍于己身的威力,最后,说不定连我们的大招都能互相推动,甚至结合,形成更强大的招式。”

    畅想了一番美好未来,大师兄没有骄傲,话锋一转:“当然,这只是我们的猜想,就连温格大人也只停留在理论上边,到底能不能实现还未知,不过我觉得可能性很大,虽然才刚开始摸索,但确实感觉到了效果。”

    “这样啊,或许的确是一种新的作战思路”我琢磨着,如果大师兄二师兄真的能成,或许也能推广到其他冒险者身上

    想了想,感觉自己还是太乐观了,大师兄二师兄那是长达数十年对战练习换来的默契,普通冒险者,哪怕同一个小队多年的队友,也不可能比得上。

    退一百步,就算可以,也需要花上更多的时间磨合,赶不上不久之后的大战,所以暂时想想就好。

    还有是错觉么总感觉这一幕既视感十分强烈,大师兄,你该不会真的是卡卡罗特吧我这恰好有一对耳环予你咳咳,算了,这种地方,这种中古槽点也没人会懂。

    “那可真是恭喜你们了。”

    “有什么好恭喜的,这不是等于将我和这家伙捆绑到一起了么若不是形势所逼我才不会这么做。”二师兄抠抠鼻孔,一脸傲娇,更像了。

    以及,虽然知道你是无意的,但是拜托了,那边的阿琉斯兴奋的喃喃着同步,叠加,推动,结合,捆绑之类的怪话,笔尖都快冒烟了。

    “哦,对了,温格大爷不是还说了,若是我们能成功,它就再给我们一些好处,让我们能更进一步吗卡洛斯,到时候可别忘了讨要。”

    “西雅图克,你就不知道客气二字怎么写吗”老好人大师兄苦笑摇头。

    “有什么好客气的,我们帮温格大爷验证了它的猜想,它给我们一点辛苦费,也是应该的,快快记下,尤其是你,艾卡莱伊,说不定到时候它赖账还得拜托你。”

    “放心吧,温格爷爷素来信守承诺,已经有几千年没有赖账过了。”

    是啊,都已经忍了几千年,可能已经心痒痒了,要搞事了,我有些小羡慕,咋你们就能遇到这种好事,我却摊上了个魔鬼岳父。

    巴不得一直走狗哔运的大师兄二师兄能够吃吃瘪,当然,话又说回来,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最后肯定还是得拜托艾卡莱伊薅回来的,能增强一分联盟的实力,节操要来做什么

    另外,谁能帮我把阿琉斯扔到水里冷静一下

    瞧着又t到了新灵感的阿琉斯,口中喃喃着“更进更进一进去斯哈斯哈”,脑袋似火山一样通红喷发中,我默默卷起了卷纸筒。

    一键格式化

    啪

    “呜呜呜阿琉斯忘记了重要的事情”

    格式化成功

    “但是,阿琉斯,不会放弃,探寻哲学真理道路”

    病毒太顽固,该换新硬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