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议结束,大臣们从乾清宫出来,一个个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也跟很多人对于之前朱厚照跟阁臣和六部部堂所谈内容不了解有关,等他们问清楚状况,知道朱厚照又要去宣府,还有废后的打算时,才意识到朱厚照的任性妄为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之厚你看该如何之前你跟佛郎机人签订了十年和平协议,现在陛下的意思是只签三年,佛郎机人能没有反应”

    李鐩走过来问沈溪。

    旁人不来,是有些话不好跟沈溪直言,李鐩相对大大咧咧,又跟沈溪有深厚的交情,他来问话再好不过。

    沈溪道:“既是陛下钦定,还能如何跟佛郎机人做买卖,本就是不确定的事情,能得多少利益着实存疑三年跟十年,相差不大吧”

    李鐩叹息:“其实差别不小”

    沈溪问道:“时器兄何出此言”

    李鐩往前走着,若有所思道:“往常年,工部每年预算和调拨款项都捉襟见肘,要做什么事都缩手缩脚,地方都在伸手要钱,亏空巨大,若遇什么大的天灾,需要修修补补,简直是束手无策。”

    “这两年情况好多了,户部拨款痛快,工部负责的工程均可满足需求,除此之外还有余力修缮黄河、淮河等大江大河的河堤,谁都知这是跟佛郎机人做买卖的结果。”

    沈溪点了点头。

    沈溪知道大明的情况,本朝开采银矿成本太大,而发行宝钞又因没有金银等作为准备金,同时政府的信用也没有建立起来,滥发而令宝钞几近崩坏。

    国家没有掌握货币发行,连定价权都没有,市面流通的货币严重不足,使得整个社会始终处于通货紧缩状态,长此以往,肯定会伤害大明的经济,资本主义始终处于萌芽状态,而无法发展壮大。

    但在大明跟佛郎机人做买卖,获得大笔银两流入后,国家开始掌握货币的发行和定价权,这让市场重现活力。

    最关键的,货币的增多刺激了市场经济强有力向前发展。

    朝廷各衙门也感受到手头银两充足做事有多方便,至于带来的通货膨胀被大明整体经济的高速增涨给冲淡,百姓并未感受到银子增多带来的不方便,倒是极大地刺激了生产积极性。

    沈溪道:“陛下不说了么,三年后出兵佛郎机人的海外领地,把他们的银矿山给夺下来”

    李鐩试探地问道:“之厚,你跟佛郎机人打过仗,知道他们的情况,在你看来,跟他们交战,取胜的机会有多大不是说在大明海域,而是到他们的国土或海外领地”

    沈溪想了想,不由摇头。

    显然沈溪不想太快出兵海外,这不符合大明的利益,花费的成本巨大,毕竟西方人的大航海时代开启多年,并不是说大明有政策、有海船就能解决问题。

    大明是陆权王国,百姓乡土情结严重,基本不想出外冒险,要出逐鹿四海的航海家很困难,更别说大规模的海外扩张行动了。

    李鐩叹道:“陛下长久不举行朝会,一来就来这么一出,唉陛下要往宣府,此事你怎么看”

    沈溪摇头:“陛下去何处,并非大事,根据这些年的经验,朝廷出不了乱子。”

    “希望如此吧。”

    李鐩又跟沈溪闲谈几句,并不想深谈,往另一边去找王琼商议去了。

    一行出了宫门,沈溪上轿,直接回到小院。

    他前脚进门,后脚门子就来报,说是英国公张懋来了。

    此番张懋未得传召,又想知道宫里的情况,直接找沈溪询问乃是最直接的方式。

    沈溪不能避而不见,把人请到正堂,坐下来寒暄两句,张懋便问道:“之厚,听说陛下要出兵佛郎机国”

    沈溪有些诧异:“张老的消息倒是灵通。”

    张懋苦笑不已:“此事关系重大,由不得不知,且跟都督府息息相关,为何陛下不问我等”

    朱厚照召集文臣入宫,本以为商量的是中枢和地方政务,涉及民生,却不想是跟佛郎机人交战有关这种事皇帝居然不问五军都督府的领军勋贵,着实匪夷所思。

    沈溪道:“陛下不过是草定策略,未到落实阶段或许是不想让都督府过早掺和进来吧。”

    张懋对朝廷出兵佛郎机的计划非常在意,他也知此事朱厚照已交由唐寅负责,但想来背后应该还是沈溪在主持。

    他老谋深算,便直接到沈溪这里来打探情况。

    沈溪对此漠不关心,道:“如今在下已不执掌兵部,张老若有问题,不妨去问兵部王尚书。”

    张懋道:“之厚,你在军事上的造诣无人能及,若陛下坚持出兵海外,恐怕只有你来统筹全局,甚至可能是你亲自领兵。”

    沈溪摇头:“以在下所知,从大明到佛郎机国,光在海上漂泊便数月,久在海上,将士懈怠,且瘟疫和灾祸不知何时会发生如此一来,出兵计划当由朝廷召集群臣商议,提前做好万全之策,岂是在下一人能定”

    “至于统兵更属无稽之谈,在下执领吏部,且在内阁兼职,均属文职,焉能贸然领兵”

    张懋笑道:“之厚你莫急于否认,听说之前你跟佛郎机人签订的协约中,跟他们要了南洋一些领地,应该是为出兵佛郎机做中转之用吧”

    沈溪道:“从大明到南洋已有漫长距离,但去佛郎机国,比之往南洋远不止十倍,这中转之说怕是不妥。”

    显然张懋对于海上距离,还有佛郎机国的具体位置没什么概念,理所当然觉得沈溪是在骗他,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张懋看出沈溪脸色中的冷漠,笑着闲扯几句,起身告辞。

    当晚,沈溪于京城南边的联络站见到云柳。

    云柳刚听说皇帝要出征海外之事,以为是沈溪进言所致,赶紧前来请示。

    “大人,陛下安排唐先生负责此事,您是否要派人传信,让唐先生知道您的具体计划”云柳问道。

    沈溪慨叹:“陛下说要出征海外,实在太过冒失,我对唐伯虎没什么指导,此事就按照陛下吩咐办便可。”

    云柳道:“唐先生没有大人指点,如何能成事”

    沈溪打量云柳:“你当我真想让他成事出兵佛郎机,的确是我先提出,但不过是一个长期目标,而不应该马上落实。如今我们刚跟佛郎机人打过仗,且得到对方赔偿,通过贸易还可以源源不断得到银子,完全可以用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备战为何要寻求速战速决”

    云柳听出沈溪语气中的失望和气恼,知道此番朱厚照的计划完全超出沈溪预期,沈溪对此计划并不赞同。

    “大人或可再次进言,请陛下收回成命。”云柳想了很久,才又提出建议。

    沈溪摇头道:“从两位阁老退出朝堂,我进入内阁后,朝中很多事便跟以前不同,不要以为某个人得到陛下赏识就可以跳过历史上那功成名就却兔死狗烹的结局,要想不被陛下猜忌和恼恨,只有甘于平庸才可,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想改变朝局,而不是当一个混吃等死的阁老大臣,流于平俗。”

    云柳道:“如此说来,陛下不会采纳您的建议”

    “嗯。”

    沈溪点头道,“既然陛下定下要在三年内出兵佛郎机国及其海外领地,那就先按此计划执行,只是筹备方面我不会过多参与这是兵部的事情,唐伯虎是聪明人,他应该能感觉到朝局变化,由他来统调出兵之事,其实是最好的人选。”

    云柳望着沈溪,想问却欲言又止。

    沈溪道:“唐寅那边不必过多理会,即便他派人来求教,也不准安排引见。此事既是陛下所定,由唐寅执行,那就让他们自行处置,非到真正出兵时,我不会牵扯其中。”

    所有人都想看沈溪如何在出兵佛郎机国及其领地之事上做文章,但让他们失望的是,沈溪一直保持沉默,好像是透明人一般对此不闻不问。

    兵部那边最着紧,几次上奏皇帝请示有关于江南练兵和造船之事,不想奏疏到了内阁后沈溪不参与意见,让梁储和靳贵分外为难。

    有些事,只有沈溪才了解和熟悉,梁储和靳贵对于造船和练兵本就一知半解,花费更是只能照本宣科,遇到这种上奏,他们倒宁可让王琼自行决定,不想拟定票拟,而问及沈溪,沈溪每次都借故推搪。

    最后票拟泛善可陈,毫无细节可言,司礼监很难办,萧敬对这种事没法解决,只能把问题抛给朱厚照。

    一次两次,朱厚照以为兵部准备不足,等发现每次都如此时,才意识到,现在不是兵部没有准备,而是兵部不知该如何个筹备法。

    问题的关键是谁来当决策人,无论是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还是司礼监诸监,都想把事情推给别人,在沈溪不问政的情况下,只有让朱厚照来定方略。

    “怎么回事这些问题应该每次都来问朕吗难道你们没脑子内阁那边是怎么办事的兵部和户部是怎么办事的”

    这天萧敬跟李兴例行跟朱厚照奏事,再次提到出兵佛郎机的筹备难题,朱厚照顿时大发雷霆。

    萧敬挨骂,只能为难地把实情相告:“陛下,兵部对于如何落实筹备出兵事宜全无头绪,王尚书从未领兵打过海战,他不明白细节,所以只能请示陛下。”

    朱厚照道:“这有何不懂的海上出兵,不过是把人装在船上,这跟陆地以方阵出兵有何差别陆地出兵需要用火炮,海船也装上火炮”

    萧敬一时间很为难,不知该如何解释,倒是旁边李兴道:“陛下或许有所不知,从开始准备到出兵海上,都是沈大人在负责,现在沈大人把兵部尚书的位子让出来,令接手之人很难办。”

    朱厚照皱眉:“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朝廷缺了沈尚书,什么事都做不成了非要让他来负责,甚至出兵时也由他来领兵,是吗”

    “这个陛下,其实专业之事还是应该交由专业之人负责为妥,旁人要插手,除非是唐大人回到京师,或者参与制定方略,不然的话就只能求教沈大人。”李兴据理力争。

    朱厚照很生气,觉得李兴是在跟他较劲,但他到底非那种全不讲理之人,在仔细考虑后也知李兴说得没错,本来就该由沈溪负责,除了沈溪旁人难以胜任此职。

    朱厚照道:“那就不能让兵部那边直接去问沈尚书”

    李兴继续道:“以外间所传,兵部涉及有关出兵佛郎机国事宜,沈大人一直都在回避,王尚书几次想请沈大人商量也都被拒绝,等到上奏过内阁,沈大人把事交给梁中堂和靳大学士,从未想过参与其中如此一来,事情便搁置下来”

    “啊”

    朱厚照显然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打量萧敬问道:“萧公公,是这样吗”

    萧敬也为难,却实话实说:“陛下,老奴所知情况也是如此,陛下或可下旨让沈尚书具体负责此事,可解眼前之困。”

    朱厚照气息不匀,觉得脸面越发挂不住,却又像做错事一般,认真思索如何跟沈溪破冰。

    良久后,朱厚照道:“朕之前没跟他商议,便定下跟佛郎机人交战,等于将他之前跟佛郎机人的谈判结果全盘否定,现在又去找他,那就等于说朕在求他朕堂堂九五之尊,岂能如此低三下四”

    萧敬和李兴当然明白皇帝的难处,作为家仆,他们懂得为皇帝“分忧”。

    萧敬道:“陛下,不妨由老奴去见沈尚书,跟他提及此事。”

    朱厚照看着萧敬,最后点点头:“如此也好,先去探探沈尚书的口风,看他是怎么个意思,若他实在坚持的话朕再找别的方法。”

    萧敬和李兴都在想:“陛下还能找什么方法出兵佛郎机,除了沈之厚外,旁人能有何好意见”

    “遵旨。”

    萧敬赶紧行礼,此事便当商议过,随后他亲自去见沈溪,等于是替皇帝跟沈溪服软,让沈溪参与到其中来。

    李兴和萧敬从乾清宫出来,二人即将分道扬镳。

    李兴道:“萧公公真要去见沈大人沈大人对此事怕是有些怨气,您去了若是一言不合出什么岔子就不妥了。”

    萧敬瞄着李兴,道:“我不去,你去”

    李兴顿时很尴尬,他揣测或许是刚才他在皇帝面前踊跃发言,跟皇帝提了很多“不该提”的事,惹恼了萧敬。

    但萧敬并未因此跟李兴发火,看着远处道:“沈尚书功勋赫赫,是有骄傲的资本,但从道理上来说,他作为臣子就该无条件服从陛下的决策。”

    李兴补充道:“本来此事也是他提出的”

    “哪怕陛下真的在此事上做得太急,也该用温和的方式劝谏,而不是跟陛下对着来,对陛下的决策不管不问,或许沈尚书的傲气太甚,以至于要收心很难。”

    萧敬说话间多了几分感慨,道,“这跟先帝时候的朝堂格局,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啊。”